5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2015-09-02 来源:桃桃淘电影   关键字:断背山 李安 希斯莱杰   【我要评论】  【我要投稿】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那部把你哭惨的《断背山》,今天上映整十年了

  2005年9月2日,李安执导的《断背山》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反响非常好,最终获得威尼斯金狮奖。而今天,恰好是影片上映十周年的日子。

  距《断背山》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已经过了十年,美国最大男同杂志《Out》特别组织了一期回顾专题,集结导演李安、编剧戴安娜·奥萨纳和拉里·麦克穆特瑞,以及三位演员杰克·吉伦哈尔安妮·海瑟薇兰迪·奎德,共同回顾电影创作过程中的点滴、影片对其各自的影响以及对希斯·莱杰的怀念。

  作者:Aaron Hicklin
  编译:桃桃淘电影

  “直到看到里面的另一件衬衫,他才明白那衬衫为何看起来有点厚重,它的袖子被小心翼翼地套在杰克的袖子里面——那件他以为自己弄丢的格子衬衫,他误以为以前被丢在某个该死的洗衣房的那件脏衬衫,破了口袋,掉了扣子,却被杰克偷走藏在他自己的衬衫里。那两件衬衫仿佛两层皮肤,紧密相靠,合二为一。”

  ——摘自安妮·普鲁克斯《断背山》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李安的《断背山》带来的平静却又具有革命性的冲击,至今已绵延十年了。你仍然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这冲击不仅仅体现在电影爱好者对它的包容和接纳上,更在于对其中同性之爱描写的抹杀企图上——甚至拿电影中爱恨交织最痛彻心扉的一幕开玩笑,也就是杰克说“我想知道如何戒掉你”的那一刻。据杰克·吉伦哈尔(在片中扮演颇有魅力的杰克·特维斯特)所说,希斯·莱杰对此尤其敏感。“电影上映时,他对围绕四周的一系列政治问题都极其严肃。很多时候人们都想开开玩笑,并不严肃地对待这些问题,而他一直都强烈要求严肃对待,甚至不希望从人们那里听到关于电影的任何玩笑。”

  十年后再来看这个片段,在断背山上说“戒掉你”那一刻不顾一切的野蛮相拥,正是这对恋人在那些逝去岁月积累的感情爆发的象征。我们中的一些人都曾认识像恩尼斯那样的人,被困在他不适合的世界里,在绝望中慢慢丧失其他选择的可能;或是像安妮·普鲁克斯在原著短篇小说里写的:“他已知的世界和他试图相信的世界之间有很大一段距离,但这无计可施,你若改变不了,就只有忍耐。”这就是恩尼斯的悲剧,进一步说,也是杰克的悲剧,他无法让自己放下恐惧,选择幸福。

  许多人都写过牛仔电影中潜藏的同性之爱,但从没有一个故事像《断背山》这样直接提醒我们,在那些广为流传的美国西部充满“男子气概”的形象里,还有恩尼斯和杰克这样的人。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在一次邮件访谈中,普鲁克斯说:“自从在西部拉勒米平原上有了第一头过冬的牛,男同性恋者就一直在西部牛仔中存在着。然而在19世纪演化出关于西部牧场的巨大假象,就是所有牛仔、牧马人和牧民都是异性恋者,他们强壮无畏,勇敢英俊,尽管强硬威猛,却又羞涩寡言,对流浪狗和孩子都很友好,对女人极其友善等等。这些品质共同组成了令人无法抗拒、充满“男子气概”又极具政治价值的理想形象。对许多人来说,牛仔形象成了美国男性形象的强有力象征之一。这个故事正是想通过两个生活在真实恐同世界“柜子”里的角色,表现这种与非现实形象的对抗。

  尽管这部电影广受好评,收益不菲——全球一亿七千七百万美元的票房和四千四百万美元的DVD收入——但也并非一帆风顺。盐湖城一家电影院拒绝放映此片,在中国也被禁了。然而《断背山》的非凡之处之一就是它恰好出现在人们的态度开始转变的时期,主流观众也已经准备好见到两个男人作为情侣出现——更别提这两个男人还是吉伦哈尔和莱杰了。看着莱杰沉浸在恩尼斯的角色中,将自己无声的痛苦和愤怒、压抑的情欲和能量蜷缩成一个球,现在看来分外心酸——它时刻提醒着,我们失去了一位天才。

  如同瑞凡·菲尼克斯在《我自己的爱达荷》中不可替代的表演一样,我们无法想象其他人来扮演恩尼斯。尽管事后看来,所有伟大的角色似乎都是命中注定的选择,可本片四位主演之间的默契仍属罕见,哪怕一个选角失误就会毁了这种魔力。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在《断背山》之前,由一线演员在院线电影中饰演同志角色的想法似乎很难达成,而在那之后已变得极其寻常,这也是李安努力的结果。演员们都冲着李安的名气前来试镜,但很多人都迟疑不决。“面试时我能感觉他们都有点害怕或者说不舒服,”李安回忆,“通常他们来见导演时,他们的经纪人都会热切询问结果,但那次他们并没有问。”

  当然,当时的好莱坞和怀俄明州并没有太大不同,都是同性恋存在却很少被承认的地方,而且一旦被发现就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惩罚。如今都改变了,而且在持续变化,但是《断背山》这样的电影之所以还能保持影响力,就是因为羞耻、恐惧和偏见并未消失。

  并且《断背山》中隐喻的被挫败的梦想和遗失的生活,是任何有心人都能与之共鸣的。

  为了纪念《断背山》十周年,我们邀请导演李安、编剧戴安娜·奥萨纳和拉里·麦克穆特瑞,以及演员杰克·吉伦哈尔、安妮·海瑟薇和兰迪·奎德,一起回顾这部有着深远影响的电影在制作中的点点滴滴。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戴安娜·奥萨纳(编剧):我第一次读这个故事是1997年,当时它被刊登在《纽约客》杂志上。我半夜读了一遍,第二天早上又读了一遍,读第二遍的时候还是深受感动,然后我推荐拉里(麦克穆特瑞)去读。他不太情愿,没别的原因,他只是对短篇小说不感兴趣。

  拉里·麦克穆特瑞(联合编剧):我在想它怎么不是我写的呢,因为(同性恋)这个话题已经在西部存在一百多年了,一直等着有人来写。我知道,任何真正熟悉牛仔生活的人肯定都懂。

  奥萨纳:我们写了一封粉丝信给安妮·普鲁克斯,问她是否愿意让我们改编这个故事。她回信说:“我觉得它没办法改编成电影,但你们可以试试。”接着我们在三个月内写好剧本,寄送出去。大概五年后,加斯·范·桑特出现在德克萨斯州我们的家门口,告诉我们他想拍这部电影。但桑特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恩尼斯人选,所以电影迟迟未开拍。拉里觉得是演员的经纪人从中作梗——他们觉得异性恋演员演这种同性恋角色,演艺事业就完了,而我们觉得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兰迪·奎德(饰演农场主乔·阿圭尔):我是在休斯顿一家健身房里的跑步机上读了这个故事,在《纽约客》杂志上刊登的。一读完我就觉得拍成电影肯定很棒,我特地去询问改编权,可惜已经授权给别人。这个短短的故事击中我的心。我觉得它比电影版更有趣。不过可能是因为这个故事太新鲜,我从没读过两个牛仔深陷爱河,以至于让自己的羊群自生自灭的故事。

  杰克吉伦哈尔(饰演杰克·特维斯特):断背山的剧本当时已经在好莱坞兜兜转转好几年了,有时真正的好电影确实会遇到这种情况。我差不多19岁就和另一个导演接触过,他也很感兴趣。四年之后,李安接手这部电影。

  奥萨纳:最后在2001年,詹姆斯·夏慕斯(制片人)拿下这个剧本,然后我们想找个导演。大家都说都很喜欢剧本——但没人愿意接拍。2002年底,我让詹姆斯把剧本拿给李安看,几周后詹姆斯回来了,对我说:“李安很喜欢这个剧本,但他要先拍《绿巨人浩克》。”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李安(导演):拍完《卧虎藏龙》之后我已经疲惫不堪。朋友吉姆为我介绍了安妮·普鲁克斯写的这个小故事,临近结尾时,他们说自己只剩下断背山了,这在我心里留下一个存在主义问题:断背山是什么?他们说:“我们其实不曾拥有真正的情侣关系,我们只有断背山。”看到这里我哭了。那一幕真的让我陷入思考。我在台湾长大,所以怀俄明州的同性恋牛仔对我来说非常陌生。那时我正想做一些流行的电影,我选了《绿巨人浩克》。拍完已是身心俱疲。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个故事。

  吉伦哈尔:我知道这个电影会很难拍,也知道会有人不喜欢,但我没想过到底有多难拍。我最亲的亲人——我的两位教父,是一对同性伴侣,所以我天生对他们没有偏见。

  奎德:这绝对是一部非拍不可的电影。它给全社会,尤其是给美国社会一个机会,直面他们对同性恋群体的核心问题。安妮·普鲁克斯将这种观念的交锋放在一直被认为是“纯爷们”的大环境里——都是约翰·韦恩式硬汉和西部牛仔,这真是非常聪明的致命一击。

  李安:拍完《绿巨人》我想过退休。我觉得受够了。我父亲那时刚去世,我很累。《断背山》把我又领回电影制作的道路上,也给我人生启示。我并不是这部电影的创造者,我只是参与者。这部电影注定会被拍出来,会走向世界,会影响世人。我相信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和我有同样的感觉,这是我们的幸运。其他任何电影带没有给我这种感觉。

  安妮·海瑟薇(饰演露琳·特维斯特):我收到的剧本里有张便条,上面写着:“请你读一下阿尔玛那部分,看看是否感兴趣。”读过剧本,我当然感到非常震撼,但我还记得当时心里想:我不该演阿尔玛,我是露琳。这种感觉和遇到灵魂伴侣差不多。当我遇到某些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我都能感觉到磁铁一样的吸引力。我会觉得热,会脸红,会激动得心脏怦怦直跳。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李安:我第一次见到安妮·普鲁克斯是在纽约。她吓到我了。但后来我和她在怀俄明一起待了两天,第一天我还是挺怕她,因为她很严厉,而我只是个路人甲。那天晚上吃饭,我看到菜单上有一道菜叫落基山牡蛎,我点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在吃的方面我很有冒险精神。我想,是这道菜活跃了气氛。菜上来的时候,她尝了一口,然后说:“女人不该吃这个。”然后微笑了一下,后来她都挺可爱的。

  奥萨纳:2003年初,我女儿向我们推荐希斯·莱杰,所以我们来了一场小小的电影马拉松。我让拉里看《死囚之舞》,看到希斯饰演的角色自杀,他站起来说:“我不能再看了,太残酷。但这个年轻人就是恩尼斯。”我们向电影公司推荐希斯,但他们不太上心,后来原本承诺演恩尼斯的演员退出,我就打电话给希斯的经纪人,让他拿剧本给希斯看。希斯当时正要和娜奥米·沃茨一起回澳大利亚过圣诞,他在路上读了剧本,然后说这是他读过的最美好的剧本。

  吉伦哈尔:我第一次和李安碰面的时候,他脑海里有一大堆演员和各种排列组合,每个组合都不一样,没有哪个人是固定不变的。你会听到“这个人和那个人,或者都不要”以及“这个和那个”,然后“都不对”。见面之后——那次的见面很简短,还有点尴尬——我听到的是“他正在考虑让你和希斯·莱杰搭档,如果希斯不想演,这个角色就不是你的”。

  海瑟薇:我当时在拍《公主日记2》,在环球摄影棚,李安也在那里和大家见面,所以我在午饭时间溜出来。那时在拍加冕那场戏,所以我穿着很隆重的礼服,还戴着一顶非常夸张的假发,不过倒挺适合“牛仔选美皇后”的,所以还算好。我换上牛仔裤,穿上法兰绒格子衬衫,顶着公主头,开着高尔夫车穿过片场。我记得我非常、非常淡定,这很反常,因为我通常不太淡定,而且那时我才21岁,但我就是觉得非常平静,精神很集中,有点像个捕猎者:我知道自己要什么。

  奥萨纳:我们为阿尔玛选角时,米歇尔(威廉姆斯)甚至没有得到关注。我是唯一把米歇尔列入名单的人,因为我看过她在《恋爱时代》的表现。我记得当时自己想,这个年轻女子出现在这部剧里干嘛?你可以看到她的深度。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海瑟薇:试镜结束时,如果我把机遇之门留给后面的女演员,我通常会知道的。但那天我离开时,我知道自己把这扇门关上、锁好、焊实了。我知道这角色肯定是我的。那时人们很难接受我出演迪士尼公主以外的角色,所以李安的认可让我意识到,这条路我也许真的可以走得更宽。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成为真正的艺术家。我记得当时是这么想的:我拿到角色了!去吧。不能做薄弱环节。要和这些人齐头并进!

  奥萨纳:当我和拉里坐下来写剧本,我们要决定另外加哪些场景。我们觉得为了让电影更完整,让观众真正理解他们的关系给身边人带来的影响,必须加入他们的妻子和孩子。那样的悲剧,对于恐同者——恩尼斯曾经也是——身边的每个人而言,连锁反应是惊人的。

  海瑟薇:我拿下角色、第一次预演的时候,李安告诉我:“露琳和杰克初次见面那晚,就是她的断背山,是她唯一的一次。”所以这为角色增加了痛苦感。

  吉伦哈尔:在那部电影之前,我已经认识希斯很久了。我们是好朋友,一起参加过训练营,大家一起出去玩,学习骑马。希斯之前已经很会骑马了,但我们会在洛杉矶郊外的牧场上一起骑马,消磨时间。真的非常非常棒。

  海瑟薇:当我离开试镜现场,李安最后说了一句:“哦,顺便问一下,你会骑马吗?”在我一生中,父母给我很多天赋,其中之一就是:如果有人问你会不会做某件事,都要回答会。如果你有足够的动力,就能在两周内学会任何事情。所以尽管我从未骑过马,但我回答:“哦是的,我是很好的骑手。”我知道必须学会骑马,而且要学得非常非常好。我在片场有了一匹马,但没人告诉我这是一匹听口头命令的马,我不知道怎么让它走起来。我在300名玩牛仔竞技表演的群众演员面前参加预演,而那匹马根本不按我的想法做。最后,它把我甩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吉伦哈尔:第一个月拍摄时,我们都住在河边的房车里,我还带着自己的狗。我们都住在露营地里,步行去片场。要知道,在商业社会,尤其在电影界,大家没有时间待在一起——关系转瞬即逝。但在传统方式下,大家会习惯待在一起,成为一家人。这也是李安在电影里塑造的氛围。这也是我们的关系至今依然很好的原因——不仅因为电影很成功,也因为那段共同经历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一部让人亲密无间的电影。我们醒来会帮彼此做早餐,然后一起出去玩。希斯和米歇尔还坠入爱河。真是非常特别的时光。

  奥萨纳:有一天我们拍米歇尔的角色从雪橇上翻下来,然后和恩尼斯一起开怀大笑的戏,到了第三遍,米歇尔从雪橇上掉下来,摔到山脚下,疼哭了。她扭到膝盖,我们得找人带她去医院。希斯不让她一个人去,他陪她上车的时候,用手梳理她的头发。我记得当时他专注地看着她,而她的大眼睛也向上看着他,他的关注几乎令她受惊了。但从那天起,你每天都可以看到他对她的关注。对他来说,这的确是一见钟情。他对她非常着迷。

  海瑟薇:制片人带我们四人去卡尔加里(译注:加拿大城市)的餐馆吃饭,我记得自己坐在那里,看着美丽的希斯、杰克和米歇尔,突然想到我们都不到25岁。有意思的是,尽管那并不是太久以前,但当时的人们远不像现在这样关心同性恋人群的权益。我觉得这是非常重大的一步——关于爱、关于对爱的需求、关于限制人们带来后果的声明。让我震惊的是,要由我们四个25岁不到的小孩,尤其是他们三个,来完美诠释它。

  奥萨纳:在加拿大拍摄时与我合作过的每个工作团队都很投入,决心把工作做好,但在《断背山》片场,有几位工作人员在拍摄初期找到我,向我坦诚他们是同性恋者,告诉我剧本对他们产生多么深刻的影响。

  吉伦哈尔:那句“我不知该如何戒掉你”感动无数人,也曾被很多人恶搞,算是什么都经历过了,但我记得拍完那场戏出来时,从山上下来,看到很多工作人员在哭,他们中的一些人连电影讲什么都不知道。我第一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这是什么啊?现在我意识到,任何一个曾经爱过的人都清楚明白那份感受。有趣的是,拍片时我们这些卡司还很年轻,不能完全理解我们参与的情节,这也是这部电影的魅力吧。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奥萨纳:希斯和杰克对他们角色的刻画方式与表演方法都非常不同。杰克拍摄的时候会给很多“选项”,同一个镜头他每次都会表现得些许不同。但希斯每次都是一样的,因为他就是那个角色。

  吉伦哈尔:李安导演就是这么完美地同时采取和利用了我们作为演员的不同表演方式:一个人更即兴一些,另一个更克制。所以拍摄是相当错综复杂的事情,李导要把作为演员的我们置于角色中,还要接受我们自己的个性。片场对我们两人来说,有时很有意思,有时令人沮丧。

  奥萨纳:我们在夜间拍摄时,大家都很疲惫,间歇中杰克会唱小曲给我们听,还会模仿某个大名鼎鼎的制片人,他可有意思了。那时我们就像一家人。

  李安:我们拍摄他俩在河边谈论恩尼斯童年的那个晚上,杰克想即兴发挥,就把他的台词改了一点,希斯很生气,真的非常生气,好像他的表演过程都被打乱了。杰克是偏爱即兴发挥的演员,喜欢这样、那样都尝试一下,但希斯的表演准备真的非常深入,他就那样咬着牙、板着脸,过了差不多两个月——他从未脱离角色。这也是有人抱怨听不清他的台词的原因。所以拍完之后他立刻接了一部轻松的喜剧——《卡萨诺瓦》,他告诉我他真的需要放松了。

  海瑟薇:希斯拍摄的时候差点把手打断了。就是那幕,杰克开车离去,恩尼斯也默默走开,然后突然感到胃部一阵剧痛,捂着肚子栽进小巷里,悲痛欲绝。希斯当时很想全情投入,而他确实做到了。原计划是他把脸深深地埋进墙里——本来也应该这么拍——结果他用手狠狠砸墙,把大家都吓坏了,因为那可是真墙啊——不是什么道具墙——实打实的砖墙。但他就这样不顾一切地做了,他们也拍了,之后他们说他的手已经皮开肉绽,他差一点把手打断。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奥萨纳:我曾对希斯说:“恩尼斯不知道自己的感受为何如此糟糕,为什么感觉自己像要病了,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他尽全力压制自己对那个男人的爱,但这也是他感觉要吐,以及他想砸墙的原因。”

  李安:我最喜欢的一场戏是恩尼斯去拜访杰克的父母,那场戏就是关于压抑的,那些他们失去的、未敢尝试的一切。那天的场景很壮观,我一看到房子上方的云彩,就知道当天的拍摄会很顺利,也就是感觉来了。我们拍了一整天,直到天黑。其实拍完第一个镜头,我就知道不一样了。

  海瑟薇:我记得自己观察希斯拍摄走过前院的那场戏,当时到处尘土飞扬,希斯决定,恩尼斯应该遭遇过某场事故,导致一只腿瘸了。他演得如此精妙,就好像他已经瘸了四年。我记得,当时看着他一瘸一拐地走,心里想,他是这世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奥萨纳:那天太紧张了,天啊,对希斯来说也很有挑战性。他们拍了一遍又一遍,过了一阵希斯问:“我怎么样,还好吧?”我看着他说:“你快把我感动哭了。”结果他突然崩溃,跑出去,消失在黑暗里。我跟在后面,问他怎么了,他说:“我只想自己待一会儿。”半个小时后,他回来了,又拍了一遍。这样的演员,一辈子都很难遇到一位。

  吉伦哈尔:尽管现实故事的很多部分都很悲伤,但最让人心痛的莫过于我再也不能和希斯共事,再也不能交换灵感了,因为这是我拍摄过程中最美好的收获之一。

  (来源:桃桃淘电影微信公众号“ttfilm”)

这十年:回顾《断背山》(组图)

R.I.P, Heath Ledger (1979.4.4~2008.1.2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相关阅读

  > 《断背山》10周年 李安忆述拍摄始末(图)
  > 杰克·吉伦哈尔再谈《断背山》(图)
  > 安妮·海瑟薇感恩李安《断背山》(图)

共有 5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淡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 同感 回复的评论
过了那么多年,再次重温,比以前感悟更多
网友 小文字 发表的评论
《断背山》六年级时看过的一部同志电影,那个时候看完全看不懂,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那什么了,现在重温之后,觉得正应了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回复TA
网友 G2015/9/5 23:59:00 发表的评论
看到最后那件衬衣,还有那张断背山图片,哭了??
回复TA
网友 断背2015/9/5 23:55:00 发表的评论
经典,值得再次回看
回复TA
网友 小文字2015/9/5 17:48:00 发表的评论
《断背山》六年级时看过的一部同志电影,那个时候看完全看不懂,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就那什么了,现在重温之后,觉得正应了那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回复TA
网友 DAVID2015/9/5 9:22:00 发表的评论
A GREAT DIRECTOR
回复TA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
  • 请勿发布交友、商业广告、辱骂等相关信息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相关法律责任
  •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淡蓝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在此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推荐新闻 / NEWS
影视专题 / SPECIAL
他们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