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罗文专栏:Starry, starry night

2017-03-01 来源:淡蓝网   关键字:罗文专栏 同志话题   【我要评论】  【我要投稿】

  作者:罗文
  微信:G乃不是杀手

  年纪越大越觉得,这个世界,

  值得去爱、合适的人可能并不只有一个。

罗文专栏:Starry, starry night

  01

  跟莫莫认识是在4年前,基友生日的饭局上。

  当天来了不少人,但唯独我和莫莫没有带男朋友来,我们理所当然地坐到了一起。

  他男朋友刚大四下,忙着找工作和写论文,事情很多,所以当天没能来。而我本就单身了好几年。

  因为我和莫莫都特别喜欢旅行,所以席间聊得还挺开心的,一顿饭的时间,我们就已经成为了可以把酒言欢的朋友。

  莫莫是个特别外向的人,甚至有些自来熟,跟陌生人三两句就能熟络起来。看得出来他对人的热情都是发自内心的。是个很可爱的人,恰如其表。

  和莫莫不太一样,我性格有点内向,也比较慢热。

  饭局结束前,我和他又互相寒暄了两句,他主动提出等我找到男朋友以后,我们可以double travel可以去海岛旅行。

  我说好。

  至于具体是哪个岛,待定。

  02

  之后的几个月里,我跟莫莫没怎么聊天,只是偶尔会在朋友圈下面稍微互动一下。

  突然有一天,他微信问我:“我想跟我朋友一起去丽江玩玩,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也有打算去丽江玩,所以把之前准备好材料直接打包发给了他。

  他很惊讶我的资料竟然这么详细。

  我说:“因为我有计划去,所以准备了。”

  他问:“定了什么时候去了吗?”

  我说:“今年或者明年春天吧。”

  他发了一个惊喜的表情,说:“那不如带上你的男朋友,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吧?反正我和我朋友两个人也无聊。”

  我发了个憨笑的表情,说我还没有男朋友,就暂时不去做电灯泡了。

  他回我:“你要不试试去昆大丽旅游的途中找一个?很多人都是在旅游的时候找到男朋友的。”

  我笑了,说:“我又不是刚失恋,不至于这么着急。”

  最后,他提出要给我物色男朋友,然后一起开启此前说好的“岛屿之行”。

  他问我对男朋友有什么要求。

  我想了想,回答说:“白净一点,善良顾家。”

  发自肺腑。

  他笑说那要求还真不低。我笑笑,废话,不然怎么会一直单身了。

  03

  莫莫为人热情,在给我介绍男朋友这件事情也不例外。

  一个星期后,我接到了莫莫的电话,约我吃饭。

  电话里他只是说他要努力让岛屿之行成行,让我务必赴约。

  虽然他没说的很直白,但我立刻明白他这是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不亏是做传媒的,说话都这么艺术。

  吃饭那天,我们约在了三里屯的一家西餐厅,我最晚到。远远就见到了莫莫和他男朋友杨澍,以及一个完全陌生的男孩。

  杨澍五官凌厉,棱角分明,煞是帅气。打量我的时候,眼睛里竟然也有几分勾人的味道。看得出来,平日里他没少享受外表给自己带来的优待。

  相比之下,另外一个男孩则如一碗清水,眼神清澈,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是冷静的好奇。

  莫莫告诉我,他叫秦然。和杨澍是同学,继续读研,开学就研一,学新闻的。

  谈笑间,大家相谈甚欢。莫莫很机智,总能在谈笑中把话题有意往我和秦然身上引。

  为了不辜负莫莫的一番好意,我也有意多和秦然说话。看得出来,他和我一样,他也是个慢热的人。

  吃完饭,莫莫提议再去后海的酒吧喝点酒。我们欣然同意。

  酒吧的老板和莫莫很熟,莫莫以前上学的时候在酒吧里驻唱过。那天他去,老板恰好也在,就笑说让莫莫再上台去唱两首。

  莫莫也很大方,说我准备准备。然后他跟乐队沟通了一下,约莫半个小时候之后就上台了。

  唱的是一首英文歌,歌词和旋律都美得不像话。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繁星点点的夜,为你的调色板涂上蓝与灰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你用那透视我灵魂深处的双眼望向夏日的天空

  Shadows on the hills, sketch the trees and daffodils
  山上的阴影勾勒出树和水仙的轮廓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用雪地斑驳的色彩捕捉微风和冬日的寒冷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y to say to me
  如今我才明白你想对我说些什么

  歌名叫作《Vincent》,我第一次听,赞叹连连。

  杨澍也很骄傲:“唱得不错吧,我刚认识的时候就是在KTV里,被他声音给吸引了。”

  杨澍有些得意,也是,毕竟是他的男朋友嘛。

  我没接茬,只是继续享受莫莫的演出。

  我至今都能很清楚地记得当天晚上的莫莫,头上一束顶光,坐在舞台上沉浸唱歌的样子。

  他专注唱歌的样子,很迷人。

  歌曲结束,秦然才缓缓地说一句:“莫莫唱得太好了。我很喜欢梵高,也很喜欢这歌。”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首歌是写梵高的。

  秦然学了十多年的美术,提到梵高很是感触,给我讲了很多关于梵高和这首歌的典故。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收到了莫莫的微信:“怎么样,我介绍的人符合你的要求吧?”

  我点点头:“不错啊。”

  他笑说:“你赶紧的,我看他对你印象也挺好的。我能做的就这么多啦,岛屿之行能不能成,全靠你了。”

罗文专栏:Starry, starry night

  04

  后来,我们四个人也会偶尔聚会,虽不频繁。关系变得非常紧密。

  6月,他们去昆明旅行,昆大丽一条线,算是杨澍和秦然的毕业旅行。我因为工作的事情没一起去,还为此被莫莫鄙视一番。

  为了补偿,等他们旅游回来之后,我我邀请他们来我家里吃饭。

  那天下午,秦然比他们都要早来一些,背着双肩包穿着球鞋的他打扮得相当清爽,沁人心脾。还细心地给我带了一点鲜花饼。

  他说反正学校也没事,就早点过来玩了。

  我正在厨房里准备饭菜,让他去客厅看电视玩游戏,他摇摇头,说跟我学做饭就挺好。

  他是家中的独子,家庭条件不错,没怎么进过厨房,主动来厨房帮我干活我还是挺感动的,确实是个很体贴和温柔的男孩。

  他看着我熟练的切丝,不禁提醒我:“切这么快,小心切到手了。”

  我笑:“不会,熟练了。”

  他不知道能帮我干点什么,干站着有点着急。我就说:“要不,你帮我剥蒜吧?”

  莫莫剥蒜剥得很慢,看得出来有点小心翼翼的。

  等饭菜差不多都备好了,莫莫和杨澍也到了。

  吃完饭,莫莫主动请缨调了一支酒,我们几个人就坐在客厅里喝酒打牌聊天。

  几杯酒下肚,人已经有点微醺,平日里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而在思想松懈的片刻内,我发现了一个让自己很震惊的事情——

  看着杨澍和莫莫近距离的耳鬓厮磨,我竟然心生嫉妒。

  我,竟然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莫莫。

  05

  我对于感情的态度一直都是比较理智的,抢人男朋友的事情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所以,我就强压住心里对莫莫的火花,假装一切都风平浪静的。

  秦然是个很不错的男生,我也很喜欢他,可是我就是缺少最后的那点冲动去和他在一起。他对感情也挺克制的,性格内向被动,也并不向我流露太多。

  我们四个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却也毫无进展地度过了整整一年。

  直到第二年。

  莫莫和杨澍同居之后,出了很多问题,开始频繁地闹分手——

  那段时间,莫莫非常郁闷。几次见他都是无精打采的,我尝试着去抚慰他,但是基本上都没什么效果。

  当时我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我希望莫莫能开心,一方面知道他和杨澍可能要分手,我反而有些激动和期待。

  至于秦然,我心中的亏欠感却越来越强烈。秦然很好,是个很理想的男友。他对我的好感也已经非常明显,我知道只要开口,我们就可以在一起。

  但是因为莫莫的缘故,我想再等等。

  再等等。这听上去确实有点自私,但是我对自己说,如果不等等我一定会后悔、以及心有不甘。

  06

  拖拖拉拉一个多月,莫莫和杨澍最终没有分手,反而因为之前的磨合,感情变得更加的要好。

  我很烦躁,有种希望落空的感觉。所以后来莫莫提议去实现我们的岛屿之行的时候,我欣然同意。

  于是,我、莫莫、秦然和杨澍四个人,开始我们的第一次旅行。

  我们住在岛上的酒店。我和秦然一个房间,大多数时间我们相敬如宾,偶尔我才言语调戏一下他。

  他既不打蛇随棍上也不生气。

  看得出来,他这趟旅行的兴致也不是很高,情绪一直处于相对平稳,甚至有时低落的状态。

  白天我们四个人基本行动一致,直到晚上我们才会分开。说实话,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有点小纠结,因为我无法不脑补此时莫莫和杨澍在做些什么。

  那几天晚上,我都习惯和秦然去沙滩上散步。岛上的风恰到好处,秦然的温柔也恰到好处,总能把我的烦恼吹走了一大半。

  海风吹拂在秦然身上,把他瘦弱的身体轮廓勾勒了出来,甚是可怜。有那么一瞬间,我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保护欲。但是这种欲望又会转瞬即逝。

  旅行的最后一晚,我和秦然两个人在沙滩上走了好久好久,沙滩上都快没人了。我提议说回酒店休息。但秦然却说自己要再在躺椅上休息会儿,让我先回去。

  我不放心,就说陪着他再坐一会儿。

  秦然坚定地拒绝了我,坚持让我先走。我知道他心里有事,想一个人静静,就随他去了。

  可是,走到半路我才想起房卡在他身上。我只能折回去找他。

  沙滩上的沙子很细,我走路也没声响。

  他根本没发现我在靠近,静静地在躺椅上一动不动。走进了,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竟然默默地在哭。

  那天晚上的星光灿烂,犹如梵高笔下的夜空。我不会忘掉当天的星空,也不会忘掉那天的秦然。

  07

  秦然眼角挂泪的样子,让我心疼极了。

  我轻轻地扶住他的肩膀,着急地问他怎么了?

  他看到我突然出现,既尴尬又生气,坐了起来,迅猛地推开我。

  他对我的身体抵触强烈到已经让我明显感知到了他哭是跟我有关。

  我坐在他旁边,双手搭在他肩膀上,指尖用力,由不得他拒绝。他强迫自己赶紧调试状态,很快,连身体最轻微的抽搐都没了。好像刚才是我看错了一般。

  我们就那样坐着,坐了很久。

  我突然发现我把整件事情处理得特别糟糕,对自己和对秦然的交代都不好。

  他打破沉默,说:“不好意思。”

  我没想到他会道歉,好像这一切都变成了他的错似的。我越发地心疼,不由他继续道歉和自责,冲动地俯身亲了下去——

  他嘴已经被海风吹得有点干干的,吻了好久,我才跟他分开。

  那一瞬间,我心里突然变得舒坦了——我知道我终于做下了一个最好的决定。

  谁知道他却变得更加低落,想了想,转头看看我:“很多事强求不来的。你知道我也知道。”

  说完他就把我的手从他肩上挪开,起身往回走了。

  他的那句话让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我没有上前追着他的脚步。而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回想起很多事情。

  我喜欢秦然吗?我喜欢。我喜欢他的温柔、单纯,如果不是莫莫的存在,我可能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虽然我最喜欢的还是莫莫,可是我还应该再等下去吗?等着莫莫有一天分手,或者等他有一天发现我对他的不一样?

  想着此时莫莫和杨澍可能正在温存的画面,我对自己说:那些来不及说的情话,就说给风听吧。我以后不等风,也不会等你了。

  08

  回到酒店,秦然给我开门、跟我说话的语气若无其事。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知道他在强颜欢笑。

  等我洗完澡出来,秦然已经躺下了。我关上顶灯,没有犹豫,慢慢地钻到秦然的床上,从背后抱住了他。

  秦然的身体一抖:“你干什么?”

  我亲了亲他的脖子:“没跟你开玩笑,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罗文专栏:Starry, starry night

  09

  到今年8月,我和秦然,就已经好了3年。

  我们生活平静,同居了也有1年多,生活各方面磨合得都挺不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起什么波折了。我一直既往地喜欢他,而他也喜欢我。

  对于莫莫,我早已经慢慢褪去了“暧昧”的热情。

  在这3年里,莫莫已经换了两次男朋友。

  关于莫莫,我会放心不下吗?

  会,但是我只会从一个朋友的角度。

  只是,我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莫莫在唱“starry starry night”的那天没有介绍秦然给我认识的话,我和莫莫会不会现在在一起呢?

  应该也会的吧。

  如果当初我没有要等莫莫和杨澍分手,而是主动去争取,我和莫莫现在的关系会不会也不一样呢?

  应该也有可能吧。

  可是,会遗憾吗?

  并不。

  这个世界,值得去爱的人、合适的人可能不会只有一个。抓住其中一个坚定地往下走,这才是最重要的吧。

罗文专栏:Starry, starry night

  本文由作者罗文授权淡蓝网/Blued发布,内容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淡蓝网/Blued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查看更多 罗文专栏 同志话题 相关文章

共有 1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以下为网友个人看法,不表明淡蓝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 43但是2017/3/1 9:59:00 发表的评论
看的都要哭了!
回复TA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
  • 请勿发布交友、商业广告、辱骂等相关信息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相关法律责任
  •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留言中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淡蓝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在此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推荐新闻 / NEWS
生活专题 / SPECIAL

他们正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