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时评:解决“同妻”问题 从消除性倾向歧视开始

2013-01-13 来源:淡蓝网   关键字:同妻 已婚同志 歧视

同志时评:解决“同妻”问题 从消除性倾向歧视开始

  作者:阿强

  同性恋者隐瞒自己的性倾向与异性结婚,这样的婚姻关系在现有法律中并未涉及。1月10日,北京一中院根据近年来审理的此类案件发布调研报告,建议将此类婚姻在今后的立法中归于可撤销婚姻。法官指出,将该类婚姻纳入到可撤销婚姻范畴,对异性恋配偶和同性恋者都较为有益。(新京报)

  对于法官这个建议,笔者认为不妥,且基本没有可行性。

  “同妻”群体在中国数量众多,甚至被一些学者称为“中国特色”。正所谓“要治病,先找病因”,要立法,我们首先需要厘清,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同妻”?

  因为工作的原因,笔者这几年与数百位“同妻”和已婚的同性恋者打过交道。“同妻”在中国大量存在,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些同性恋者无法面对社会偏见和歧视,用异性婚姻来隐藏自己的性倾向,以免于受到歧视;中国传统文化强调生儿育女,传宗接代,而与异性结婚是获取孩子的便捷途径;还有就是,整个社会保障不足,社会养老体制尚未建立,担心老无所养,一些同性恋者走进异性婚姻,获得安全感。除了以上提到的原因,婚前根本不明白自己的性倾向,“稀里糊涂就结婚了”的也大有人在。

  该立法建议不具操作性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性倾向和性吸引,作为人的一种内在感觉,并非人人都清楚,尤其在缺少性教育的环境下,很多人在婚前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同性,有些后知后觉者,甚至人到中年才弄明白自己喜欢什么。如果当事人结婚前认为自己喜欢的就是异性,直到婚后几年才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同性,结婚时,不仅双方自愿,且根本不存在有意的隐瞒。另外,人群中还有相当比例的双性恋者,他们的一生中,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喜欢上同性,什么时候会喜欢上异性,如果他/她一生中反复几次喜欢上了不同性别的人,法律如何处理?

  其次,婚姻作为当事双方的一种法律承诺,事关人生的幸福,对当事人来说应当是一件慎重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据了解,一些“同妻”“不小心”嫁给同性恋者,跟婚前双方缺少必要的了解也有关系。如果此类婚姻归为可“撤销”,同理,要是结婚的对象是性功能障碍,或者结婚的对象是个性冷淡(男女皆有),这类情况,法律是否还要再做修改?

  另外,假设该立法获通过,如有女性想离婚或悔婚,谎称老公是个同性恋者,法院如何证明对方是真同性恋还是“被同性恋”。性倾向是一个人的内在感受,又没有写在脸上,更没有特定的标准可供判断,实施起来将非常困难。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法官的建议完全是“误诊”,根本没有找到真正的病因,就急着乱开药,结果,可能事与愿违,不但不能保护女性,还可能会让更多女性成为“同妻”。一些同性恋者结婚,要的就是那场仪式带来的面子感,如果能撤婚,说不定结婚的数量会大增。这样的立法,不仅对“同妻”和同性恋者都无益,还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社会问题。最后,病没治好,副作用,反而会带来一身痛。

  笔者认为,歧视是因,“同妻”是果。“同妻”问题的最终解决,的确需要立法,但这个立法应当是为同性婚姻立法,让同性恋者有权利跟自己相爱的人一起生活。比立法更重要更紧迫的是,要加强对公众的教育,让民众了解什么是同性恋,减少公众对同性恋群体的偏见和歧视。偏见和歧视少了,同性恋者自然不愿意走进异性婚姻,“同妻”的数量也会大大减少。不仅要消除对同性恋者的歧视,还要消除对离婚人士的偏见。

  而减少偏见和歧视首先从法官开始,笔者留意到,在北京中院的调研报告中,法官称异性恋为“正常的性倾向”,仿佛同性恋倾向是不正常的,传播歧视而不自知。

  (作者系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联系信箱:aqiang504@gmail.com)

  相关阅读:北京同志离婚诉讼增加 媒体称同性恋倾向不正常

查看更多 同妻 已婚同志 歧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