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动的激情:同志网站是怎样炼成的(图)

2013-10-16 来源:网易科技   关键字:Blued 同志交友 粉红经济

悸动的激情:同志网站是怎样炼成的(图)

  文:顾晓波

  在微博搜索“基友”,可以找到8500多万条相关内容,这个词像瓜子壳一样从白领和屌丝口中蹦出来,但是在调侃之外,同志这个群体事实上并未被大多数人接纳。

  “现在门户网站偶尔会发一些同志权益的内容,但是评论里面全是骂的。”同志交友网站淡蓝网创始人耿乐说。这已经是这个网站走过的第13个年头。

  从五道口赶到通州淡蓝网的办公室,已经接近下午7点,公司还有一些员工在加班,记者走进办公室说明来意,就有员工主动向我打招呼,后来耿乐对记者说,在我来之前,公司就已经讨论过我是不是同志,我反问说你觉得我像吗,耿乐笑着说:“像受。”

  目前淡蓝网有30名员工,两名直男,一名直女,其他都是男同(男性同性恋)。淡蓝网把办公地点选在了通州北苑的一个小区,与同志这个群体的特性一样,这里远离主流人群。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耿乐讲述了一段有些另类的创业史。

  从警察到站长:在“流窜”中创业

  “他问我你知道你们是什么网站吗?是低俗网站!我说哪里低俗,他说属于违反社会公德!”

  2000年,23岁的耿乐从警察学校毕业,在秦皇岛开始了自己12年的警察生涯,同时利用空余时间在网易创建了一个免费社区“淡蓝色的回忆”,开始发表一些关于同志的文章,在互联网尚不发达的年代,慢慢的有了一些人气。

  “没有互联网之前同志的自杀率很高,还有70%的男同会选择和异性结婚,给一个女孩带来不幸,他自己的一生也不快乐。互联网普及之后这样的情况改善很多。”耿乐庆幸自己生活在了一个互联网的时代。不过尼采说当你看向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同志们在互联网上找到归属感的同时,同志网站却一度在互联网深渊中挣扎。

  2006年5月,淡蓝色的回忆正式改名淡蓝网,耿乐开始组建团队正式运作,不过同志网站在当时仍然属于异类,与其他同志网站一样,淡蓝网在一次次的扫黄风暴和网络严打中被关停。

  在一次上海的网络严打中,淡蓝网再次被关停,耿乐去找相关部门协调,询问关闭的原因,“他问我你知道你们是什么网站吗?我说是同志网站,他说什么是同志网站你知道吗?就是低俗网站!我说哪里低俗,他说属于违反社会公德!”耿乐说,同为执法人员的耿乐在此时百口莫辩。

  胳膊拧不过大腿,面对一次次的打击,淡蓝网只能不停更换服务器,一旦被关停就立刻“流窜”到下一个城市,直到再度被关。

  2009年,迫于来自亲友的压力和发展的需求,耿乐决定把团队连同服务器一起迁到北京,当时互联网对于同志网站的宽容度并未改变,2009年2月,十余家国内同性恋网站遭遇黑客袭击,甚至有部分网站一个月更换20余次服务器,同时中国电信推出的绿色上网服务也将同性恋网站列为不良网站进行屏蔽,淡蓝网也经历了再度被拔线的窘境。

  不过幸运的是海淀区的网监处给淡蓝网开了绿灯,除了此前的工信部备案,淡蓝网还拿到了公安机关的备案,自此,尽管仍然被列为重点监控对象,不过几乎没有出现过被关闭服务器和拔线的情况。

    去年媒体的一篇报道让耿乐单位的领导得知了耿乐的情况,当时已经是副处长的耿乐面临二选一:继续做淡蓝网,或者马上关闭,耿乐选择了前者。

  “回去之后单位同事像看怪物一样看我,议论原来我是同性恋,很长时间我的朋友也不再找我了,不过去年我被李克强接见,上了新闻联播之后他们又开始找我。”耿乐说,由于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突出表现,耿乐在2012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作为NGO代表受到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的接见。

  从PC到移动:做微信没做好的那5%

  “第一次见投资人的时候投资人问我想要多少钱,我反问您觉得我需要多少钱?”

    到北京后耿乐开始重新招募团队,在一个大型招聘网站发布了信息后收到了数百封简历,耿乐在通知面试的邮件中说明了淡蓝网的性质,结果所有应聘者都选择了拒绝。

  “很多人会考虑加入这样的公司没办法和家人朋友交代,害怕遭到他们误解,或者担心遭到公司同事的骚扰。”耿乐说,现在淡蓝网30名员工,除了两名直男和一名直女外全部是同志

  不过团队并不是淡蓝遇到的最大阻碍,人员、办公成本的急剧升高才是淡蓝网真正的困境,一开始淡蓝网尝试通过广告和一些公益项目弥补一些人员成本,不过很快耿乐发现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开始寻求投资,而非专业出身的耿乐当时对这一块几乎一窍不通。

  耿乐回忆第一次和投资人会面时说:“第一次见投资人的时候投资人问我想要多少钱,我反问您觉得我需要多少钱?当时特别不专业,我的强项是和政府打交道,但是互联网投资我不懂,也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我们的概念。”

  此时移动互联网给耿乐创造了新的机会,去年底淡蓝网发布了类似陌陌的社交APP“Blued”,面向男同用户,有网友称其为同志版陌陌,而耿乐说,淡蓝要做的是微信没有做好的5%用户。

  据统计中国目前有7000万同性恋,男同和女同各占一半左右,目前Blued已经积累了150万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40%左右,月活跃用户比例接近70%,淡蓝网也在着手准备面向女同的社交软件Pinked,耿乐说:“很多投资人不懂,我就说我们要做的是微信没有服务好的那5%同性恋人群。”

  今年8月,淡蓝网获得了中路资本300万元的投资,尽管金额数目不大,不过至少给了淡蓝更充足的准备时间,目前淡蓝已经开始接触A轮,耿乐说风投很谨慎但是很看好,谨慎是因为不了解,所以他希望找一个能够谈得来的投资人。

  就在淡蓝拿下投资的前一个月,另一款同性恋社交应用Zank也拿到了经纬中国的投资。

悸动的激情:同志网站是怎样炼成的(图)

  从约炮到手游:待爆发的同志经济

  “我之前在微信上传过一些性感照片,就有人直接发过来一些性器官的图片或一夜情的要求,其实大家都一样,无非我们是同性的。”

  搜索时下热门的同志社交软件Zank、Jack'd等,结果中都会出现“约炮神器”一词,Blued也不例外,尽管这并不是耿乐的初衷,但他并不避讳这样的叫法。

  “性肯定是人的第一需求,同志不喜欢装,男人荷尔蒙更旺盛,两个男人在一起更容易发生化学反应,另外男同不用结婚,没有家庭的束缚。”耿乐说,“男人比女人主动,说服一个男人上床比说服一个女人容易得多,但这并不代表同志就乱。”

  耿乐觉得“约炮神器”这个名头冠在Blued身上并不公平:“我之前在微信上传过一些性感照片,就有人直接发过来一些性器官的图片或一夜情的要求,其实大家都一样,无非我们是同性的。”

  打开Blued,在附近的人中,有不少使用赤裸上半身的照片做头像,相册中也不乏裸露照片,其中有不少身材健硕,正如网上常见的调侃“这么帅不做Gay可惜了”,同志人群的外在形象普遍比较出众,耿乐说,同志的消费能力很强,因为他们受到了太多的压抑,希望通过改善形象来博得关注和尊重,不会让人觉得邋遢,另一方面也没有结婚生孩子方面的压力,所以更愿意把钱花在穿着打扮、健身和旅游上。

  所以淡蓝目前开始和一些健身房、时尚服装品牌、酒吧等场所合作,尝试一些O2O服务,同为同性恋社交网站起家的FAB向电商的成功转型给了耿乐一些信心,他认为正是此前积累的同志人群强大的消费能力促成了FAB的成功。

  此外,淡蓝网还在合作开发面向同志的手游,尽管同性人人群基数不大,但是付费意愿和能力比普通用户要强得多。

  记者手记

  1990年5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将同性恋从《国际疾病分类》中去除,当天因此成为“世界不再恐同日”,2001年中国将同性恋从精神病的目录中删除,不过全球仍有76个国家的法律将同性恋视为犯罪,这些国家的国民因性倾向而受到惩罚,有7个国家对同性恋者处以死刑。

  在中国,搅基、基情、基友以及“在一起”等词以高频率在调侃中出现,不过并不意味着同志已经被主流人群接纳,据美国市场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近日的一项调查显示,欧盟国家对于同性恋的接纳程度普遍高于70%,美国为60%,日本为54%,韩国39%,而中国这一数字仅为21%。

  耿乐是中国同性恋互联网创业者的一个缩影,他们希望通过互联网让更多人了解同性恋,把他们当做普通人看待。不过现实是,同性恋相关的广告无法在主流媒体上投放,这使得同性恋的信息无法到达普通人群,同时淡蓝、Blued、Zank等产品慢慢地把同性恋圈到了一个小范围内,这个圈子有着很强的黏性和凝聚力,但是与主流人群隔绝,并越走越远,使得这一群体更难融入社会。

  耿乐希望通过商业上的成功让跟多人关注和接受同性恋群体,不过从Chanel的艺术总监,被称为“老佛爷”的卡尔·拉格斐,到已经逝去的影坛/歌坛巨星张国荣,同性恋者并不缺乏商业成功的先例,以同性恋社区起家的FAB也已经转型,从这一点看,淡蓝网任重道远。

  从最近的两笔融资情况看,政策风险降低后的“彩虹经济”正在受到投资人的关注,这个被孤立的群体开始有机会通过自己的方式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

  来源:网易科技

  相关阅读

  > 直男玩不转的创业:同志交友应用Blued获数百万投资
  > Blued:无惧“约炮”标签 看好同志市场(图)
  > 环球时报:京城的“粉红经济”(图)

查看更多 Blued 同志交友 粉红经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