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杂志:同志社交软件的“蓝海”(图)

2014-02-13 来源:CSDN.net   关键字:Blued 同志交友

《程序员》杂志:同志社交软件的“蓝海”(图)

  摘要:由于同志群体不同于普通有社交需求的用户群,他们有着强烈的跨越单纯地理位置的社交需求,要想把握这个细分市场,就要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做有“同志基因”的产品。

  同志社交软件的“蓝海”

  近年来,随着社会环境的逐渐宽松及互联网话题的聚集,同性恋群体越来越多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特别是英美剧的流行,《生活大爆炸》、《神探夏洛克》几乎一夜间催生出众多“基友”、“腐女”文化,造成极大的话题性。Blued自2012年末上线来,在App Store社交类排行上的最好成绩达到第9位。然而数据只是其一,更有价值的是同性恋庞大的用户基数和超高的消费能力被市场认可。这一切的得来看似风光,实则伴随着多年的打拼和艰难的历程。

  我是Blued,这是我的故事

  早在13年前,我就组建团队开始制作和运营中国最早的为同性恋群体提供服务的同志网站“淡蓝网”,从一个人的个人站长,到现在几十人的专业团队,这其中所经历的不只是互联网生态的发展与变化,更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多元与进步。2007年以前,我们所运营的以资讯、文学、社区为主的同志门户网站经常遭遇个别管理者的刁难与关闭,“违反社会公德”、“无法界定同性恋是否违法”常成为网站被关闭整顿的“理由”。但我们清晰地知道,中国对于同性恋群体的认知与接受,会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和社会文明进程的开放而不再是一个禁忌话题。“国外的同志应用太慢,而且不支持大陆版Android手机,我们给中国同志做一款自己的产品吧。”就是这个简单的初衷,才有了2012年底blued第一版的上线。

  为移动互联网重生

  我是同志互联网的老兵,也是移动互联网的新兵。重新认识移动互联网,我们也经历了不少曲折。在Blued之前,我们的产品主要立足于门户属性,例如BF99是同志人群的交友网站,V1069则是同志版的hao123。但自2012年以来,同志移动应用的安装率和活跃度让我始料未及,Blued“视界”带来的阅读量甚至超过PC端的淡蓝网。我们曾考虑过,是否要做淡蓝同志新闻和BF99的移动版,但几经周折却发现效果并不明显。最终Blued的启示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用户群构成改变了,因为移动互联网带来了信息的平等。无论你是在校的学生、酒店的服务生、小区门口的保安,还是在工厂里的异地工作者,都能无障碍地使用手机,即使没有电脑,依然可以随时随地与周围的“好基友”互动和交流。这并不是说仅仅将网站做成App就行了,还要为用户而改变,才能覆盖到更多同志群体。

  在移动时代,我们面临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渠道的变化。在网页时代,做好搜索引擎优化就能得到稳定的流量来源,但App则需要完全不同的手段。早先我们在自己网站上挂二维码效果并不理想,几经斟酌,最终选择了360、豌豆荚、百度等几家不同的市场进行投放。为了让更多不常用电脑的用户知道Blued,我们还采取了更接地气的推广手段,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同志酒吧举办“Blued之夜”,借此让更多人安装Blued。

  做最独特的自己

  不久前,美国同性恋社交应用jack'd被知名互联网公司Online Buddies收购,而jack'd官方公布的400万用户中,主要用户来源地之一即是中国大陆。全球同性恋者占总人口约5%,按中国14亿人口估算,大约就有7000万同性恋者,这俨然是一个不可小觑的数字。然而,这片看似巨大的“蓝海”,把握起来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在Blued上线前,国内已有很多同志应用,但用户大多还继续用着jack'd。原因就是,国内应用只是以泛社交应用的视角来设计产品。其实,“同志基因”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它体现在产品的功能、细节和感观上,更体现在运营、渠道和包装上,这就是同志应用的壁垒,如果不能体会同志群体的用户需求,也很难深入开展推广与运营。

  记得Blued刚推出时带有类似聊天室的“群聊”功能,很多社交网站都很吃惊。推出这个功能是因为同志人群是一个不同于普通有社交需求的用户群,同志人群在人群分布中的密度很低,他们有着更强烈的跨越单纯地理距离的社交需求。单纯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应用虽然能帮助周围的人建立联系,却无法满足同志人群对交友的愿望。举例来说,为了避免暴露自己,很多人都不会在头像中使用真实的照片,但如果希望交到自己喜欢的“正太”,总不能一个个人去看吧?群聊的推出则大大满足了这一需求。此外,2013年,Blued还推出了类似“朋友圈”的“动态”功能,不仅提供了关注人的动态,也提供了基于地理位置的动态(如下图所示)。这弥补了群聊消息滚动快、没有持久性的不足,也使用户黏性和在线时间大大增长。

《程序员》杂志:同志社交软件的“蓝海”(图)

“动态”支持查看附近的用户的上传内容

  技术团队的“西游记”

  我们的技术团队应对Web产品有多年的经验,但在面临移动环境时,还是感觉到了困难,一如曾经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遇到了取西经路上的妖精,一样战斗得异常艰难。首先是移动网络让被宽带宠坏的技术团队颇有一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没有了网页作为all-in-one的载体,请求数量变得更多,一切数据的传输都是更细粒度的带有时序的API化设计。比如频繁的访问和交互,让我们第一次碰上I/O瓶颈,优化做下来真是大大“涨姿势”了。移动网络的特殊性也常常让工程师们头疼,有一次,我们接到用户反馈,说某个功能总是有问题,查了好久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使用了HTTPS协议的接口,而HTTPS某些城市的网关是不支持的,后来我们就更改了基于HTTPS的安全协议,在保证安全性的同时,也改进了API的可用性。快速发展时,总会遇到各种团队暂时没有积累的技术问题,而我们的解决方案很多时候来自于开源项目的启发。我们的工程师很多时候求助于GitHub,碰到问题先想有没有开源的解决方案,通过这一过程大家学到了很多,也慢慢养成了和业界交流、学习的习惯。

  在团队30位同事中,有27位是同性恋者,这让我们具有浓厚的“同志基因”。对于未来同志互联网产品的市场,我们抱着乐观而积极的态度,虽然还不知道这片“蓝海”何时会成为“红海”,但我们努力给这群人创造一些亮色,希望那时大家的视野中会有这一抹亮丽的“淡蓝”。

  作者简介

  耿乐,Blued、淡蓝网创始人。中国最早的同志网站站长,从事警察职业16年,发现同志互联网商机,毅然辞职创业。致力于用科技改变中国同志生活,积极投身公益事业。

  (本文原载于CSDN.net《程序员》杂志2014年2月刊)

  相关阅读

  > 点杂志:在黎明到来前
  > 金融时报:中国兴起手机社交 blued风靡同志社群
  > 中国日报:同志社交应用blued和耿乐的故事

查看更多 Blued 同志交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