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交友程序:除了情爱还有什么?(图)

2014-05-31 来源:淡蓝网   关键字:Blued 同志交友

同志交友程序:除了情爱还有什么?(图)

图/微博@猫噗噗nonononoNO

  作者:Cassie Jiang (英国 Life 360°)
  译者:Sherwin (淡蓝网)

  在男同社群里,直接用同志交友程序来勾搭附近男生或者约炮一点都不罕见,但有些想寻求友谊和真爱的人会觉得这样很不合适。那么,除了勾搭或约炮,这样的程序是否能够或者应该提供更多服务?

  24岁的华人吴约翰(John Wu/音译)直到高中才发现他和其他男生不一样,他并不喜欢女生。毕业前最后一个夏天,他终于向同桌男生表白。此后,那位男生再也没理过他。

  约翰觉得,同性恋在中国是难以启齿的事情,所以他上网下载了Jack'd。他说:“我在上面找到了真爱!但我是个特例,它只是个约炮程序,你懂的。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用它(与一位纽约人)练习雅思口语的人!”

  Jack'd和Grindr这种程序都有相似的GPS定位功能。打开程序,你能看到菜单式主页,上面显示附近用户的照片。你可以查看任何人的资料,3分钟内就能开始会话。设定一个约会地点,不到20分钟就可以见到对象。

  尽管有同志不喜欢约炮,只想在这里寻找友谊和真爱,但这样的程序仍被一些视为勾搭约炮利器。

  拉拉交友程序Dattch与那些男同交友程序不太一样,它不那么依赖定位功能。Dattch的CEO罗宾·艾克斯顿(Robyn Exton)认为,女性朋友们在聊天“热身”后约见的可能性比男性小。

  最近,罗宾忙于5月9日Dattch在旧金山上线。她估计这个区域280万拉拉中有50万到100万人使用这个程序。

  最近,粉红经济在世界各地的旅游、酒吧、餐饮、娱乐等领域迅速崛起,而信息技术是能满足LGBT群体各种需求的新兴产业。

  与多数社交媒体一样,社交程序先积累用户,然后通过投放广告和收取特殊服务费用来盈利。Grindr有种Xtra版本会收取0.69英镑费用,这种从LGBT群体中获取的利润在英国被称作“粉红英镑”。然而,她或他一旦找到心仪对象,就不需要再四处勾搭,交友程序该如何留住用户呢?

  罗宾说,Dattch不仅可以用来约会,还可以用来组建社区。在一个名为“你愿意吗”的游戏中,用户在两个女孩、食物、饮料、一只猫或其它东西中作出偏好选择,系统就会自动配对并开启话题。它还有博客区,不仅提供新闻,还有个人故事,可以丰富用户的网络阅历。

  约翰与男友确立关系后就不再用Jack'd了,因为没必要再勾搭别人或者一夜情。

  起先Jack'd在中国是用户最多的同志交友程序,Blued问世后取代了它的位置。中国最大的同志网站“淡蓝网”于2012年发布Blued,现在它可以安装于三大手机系统。淡蓝CEO耿乐宣布,目前Blued共有400万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约120万人。

  那么,除了帮同志们约会见面,这些程序还能做些什么?耿乐调研过类似程序,他说自己也曾是Jack'd用户,他不否认Blued曾以Jack'd为参考,“但我们在中途作出改变,现在我们的用户数量是Jack'd的1.5倍”。最新版本中,Blued不仅加入地图找人、点赞等功能,还新增了资讯推送模块。

  耿乐知道,人,特别是男人,都有生理需求。他说:“性有什么不对?有些人批评别人约炮,自己却干着同样的事。”

  对约翰来说,这只是个人选择问题,“有的人觉得这是道德问题,有些人只把它当成发泄,就像小便”。

  在耿乐看来,只要不违背法律和道德,如何处理性关系是个人权利和隐私。他觉得交友程序只是工具,“我们提供社交平台,但我们不评判人们的私事”。

  “我们并不希望自己的产品沦为毫无意义的工具,没有生命力会很无聊。”作为同性恋者,耿乐非常理解用户的情感需求,所以他们为Blued增加了社会功能和资讯模块。“人们可以通过Blued了解全球LGBT群体发生了什么事,还可以分享真实的生活经历,或者阅读同志题材小说。”

  耿乐说,13岁的淡蓝网存有全球70%至80%的LGBT新闻资料,还吸引了不少原创小说作者,他们希望“争取并留住更多用户,让大家在这里分享爱好、倾诉情感”。

  为了树立积极形象,Blued创造了一对卡通同志情侣,分享他们“暖暖的爱情故事”。公益也是淡蓝长期参与的社会事业。淡蓝拥有巨大的用户数量和高度便捷的通讯功能,所以能长期推广防艾知识,帮助政府对LGBT群体开展服务和调研。

  “我们团队30位成员中有26人是同性恋者,我们扎根中国同志,了解他们(异性恋者)不了解的事,做着他们做不了的事。”耿乐说。

  最近,淡蓝以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为主题印制了小册子,准备免费向社会发放。

  两个月前,鉴于耿乐在推动防艾方面作出的贡献,他获得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西迪贝的接见,共商环境、网络和艾滋病等议题。

  耿乐也曾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现国务院总理)和英国前文化大臣玛丽亚·米勒(Maria Miller)一起讨论防艾和LGBT权益话题。

  耿乐说,Blued作为社交平台,要促进健康的性、友谊和爱,但不止于此,“我不断提醒自己,我们不仅是商业公司,还承载着社会使命。我们对LGBT群体负有责任,我们不能忘记自己来自哪里”。

  然而,对于同志交友程序的未来,耿乐并不认为他们的商业模式会成为总体趋势,“这取决于环境”。

  他还说,一款程序的特点取决于其定位和观念。Blued提供一个模式,计划向全球拓展,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最好,“还会有很多竞争,我们将迎接竞争”。

  罗宾称,Dattch也想进入中国市场,这意味着它将与淡蓝计划推出的拉拉交友程序Pinked狭路相逢。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们知道市场就在那儿,竞争和创新是必须的。

  幸亏有了社交程序,约翰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合适的对象,再也不用担心错爱直男了。他希望Blued能开发一些游戏,这与Blued团队的想法不谋而合。

同志交友程序:除了情爱还有什么?(图)

  相关阅读

  > 南方人物周刊:耿乐 粉红经济的淡蓝超人(图)
  > 金融时报:中国兴起手机社交 blued风靡同志社群
  > 社交程序blued:如何在同志商海冲浪(图)

查看更多 Blued 同志交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