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清流资本王梦秋与blued耿乐做客黑马社区

2014-06-28 来源:淡蓝网综合   关键字:Blued 耿乐 清流资本

视频:清流资本王梦秋和blued创始人耿乐做客黑马社区

  清流资本王梦秋女士与同志社交程序blued创始人耿乐近日做客创业服务第一平台“黑马社区”,畅聊资本与同性恋社区结下千万元之缘的“婚后生活”。

  清流资本王梦秋

  王梦秋于2002年加入百度,一直到2013年才和李彦宏告别,加入清流资本任董事总经理。清流资本的核心投资理念是详细分析传统行业中的价值链,寻找其中增值点,找到最合适的人作为founder,孵化相应的互联网解决方案。“人”,即创业团队,是清流资本投资的核心因素。除了资本的进入,他们更注重投后的管理。

  Blued创始人耿乐

  作为同志社区领袖,耿乐于2000年开始深耕同志互联网领域,2012年辞掉警察工作,专注于blued移动应用的创业。王梦秋选择他的原因是:与Blued创始人及淡蓝网CEO耿乐比较合拍,他很了解同志群体,为人比较实在,不像有些创业者一上来就大谈虚无缥缈的愿景。耿乐说的是如何实打实地把相关服务做好,而且对创业这条路非常坚持。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黑马社区。想融资就上i黑马!

  刚刚大家已经在文字这个环节和来自清流资本的王总以及耿总做了一个很好的互动。其实也有很多的观众有很多的问题,想要和王总和耿总做一个很好的交流。正好今天有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我想今天来做一个交流。

  首先想问一下王总,怎么样发现耿总这样一个项目的?

  王梦秋:我比较好奇这个,是他推荐给我们的。

  主持人:你看到这样一个项目,尤其是像同性恋这样一个被中国主流社会所不能认可的这样一个项目,当时有没有感觉说有没有什么价值吗?

  王梦秋:首先我是半个腐女。我其实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其实看到这个项目就觉得非常的好。我们清流做早起投资的话其实有三个原则吧。第一个,我们希望看到的这个项目是比较有想象空间,比较有潜力的大的市场空间。第二个,我们希望这个项目本身是否解决这个市场的一些关键核心的问题,或者是我们叫做正确的问题,因为实际上我们也观察到有很多创业项目,现在正在解决的问题实际上是想象中存在的问题。用户不一定有这样的需求,甚至他也不是这个行业最关键的问题。第三个,就是我们看团队意识。

  那么我们看到blued这个项目的时候,包括跟耿乐这个交流的过程中,我们认为完全符合我们这三个方面的条件,甚至可以说我们之前一直在社交网络这个方面,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就是说足够大的、随之人群的、需求非常强烈的社,群我们觉得是有非常好的想象空间的。

  主持人:(…)

  王梦秋:鱼和水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主持人:就是一个互相共赢的关系。

  王梦秋:当然是了,尤其是我们的早起投资更是这样。其实我刚才提到的三点里面没包括具体的产品方案。是不是真正的很完备,还有你的思路清楚到是不是12345只要做好了,你就一定可以把这个东西拿下来。另外我们是做早起投资,你知道这个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的不确定性,那既然一旦投进去的话,就是一个大家共同去发展、共同去讨论的这么一个关系。也不是说我每天坐在这就像收账一样,(比如)耿乐你来给我汇报一下你今儿有多少用户。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在讨论,就在进来的前一分钟,我们还在另外一个会议室讨论产品计划。

  主持人:(…)

  王梦秋:清流的特点是我们除了做投钱的这些investigation之外,本身就要做比较多的(投后的关注)。从我们这个基金的特点来讲,从我们的构成来讲,说我也好还是说我们的一位LP,本身我们都是跟着创业小公司做大的,本身就没有很强大的背景。我们很清楚一个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或者他们做商业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所以其实你刚才提到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如果清流就定这样一个目标,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自己就要去解决我们自己的实际上的问题。

  所以我们在投后的话,其实会有专门的叫partner的人,在我们投资公司需要的时候,会去看他的技术方面,帮他推荐技术方面的相关人才,帮他推荐产品方面的关键人才,帮他去看他的财务啊等这些东西,只要他们有需要。当然如果比如说,创业团队认为自己比较成熟,不需要这方面,我们也不去干涉他们。

  主持人:那耿总你觉得你和投资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耿乐:应该是,我觉得投资人目前来看,我们比较早期,给我们很多帮助吧,应该算是老师的关系。其实我们看的并不是拿的钱多少,或者拿着哪家机构的钱,更多的是这家机构的气质跟我们创业团队的气质不是一致。像梦秋老师刚才说的,我们当时选择清流,包括之前选的中路,是因为我们觉得他们会帮助我们很多,这个帮助很多是除了钱之外的。所以不能算是一同成长吧,我们还是比较早期,较幼稚比较小,可能是在帮助我们成长。所以我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说,找对钱,找对机构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王梦秋:我的原则,我具体到blued这个事情上,其实我们没有产生过非常剧烈的分歧。

  耿乐:没有。

  王梦秋:对。但是我的原则是,这个东西是以创业者为主,他是所有的全部身家都压在这件事情身上,他这边的东西,他应该own it。所以如果真的发生分歧,一定是以创业者自己的想法为主。然后,而且我们做投资管理其实很多时候都是undemanded。是说还是那句话,我跟我们投的所有CEO都有讲,如果你们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不来干涉你们,我们不来干扰你们。但你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应该会出现。其实目前呢,我们这边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耿乐:其实最开始找投资机构,就有点像,真的像谈恋爱一样,就是一种感觉,很多人会说是婚后生活,因为咱们的主题也是婚后生活。我觉得和梦秋老师的婚后生活还挺愉快的,就是说气场很对。然后是是梦秋老师她性格很直,然后我的性格其实也比较直,我们直接聊问题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有的时候会觉得,这个提出一个观点对还是不对,那我现不用去反驳,我去思考就好了。因为我想所有的投资人,针对团队或者产品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可能都是希望能够帮助到你。那么你先考虑他是不是对,可能最开始你不能马上就理解。

  所以我想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最简单的就是要把自己这种心态放低,不要觉得自己多牛了,没有什么。你今天是创业者,明天可能就是个失败者,所以真的是要脚踏实地去多倾听,然后去多思考。我的心态一直很低,梦秋老师有时候就说很多的想法,当时我没有理解过来。那我回去想,可能会想明白。如果想不明白,回来之后我们可以再探讨。所以我想,有充分的交流,有充分的信任也很重要。

  主持人:所以这样而言对清流来讲,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有什么关键?

  王梦秋:对,是这样。我们其实做早期,虽然存在很多的,就是每个项目都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也不是做市场调研的,我们其实很多时候,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所谓的entrepreneur with original ideas,我们其实会在投入一个领域之前,对这个领域要做很多充分的理解,然后甚至我们已经知道这个领域刚需或者是他的产业链的最(…)在哪,然后去找这样的项目。

  主持人:(…)

  王梦秋:这是一个非常垂直人群的一个社交网络,而且这个垂直人群,首先就像大家刚才提到的,在现实生活中非常多的需求被压抑,所以他们online的话会呈现得更加活跃,同时这个人群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他们通常还会具有很强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而且他们更多人是有一定的taste(…)到online e-commerce各个方面的领域值。他们都是有消费能力的,不管是旅游还是服饰还是家居,其实他们都是有很强……那么对于这个社区来讲,从他们交友的刚需入手,然后做成一个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各种各样的交流,然后媒体时间比较长、粘度比较高的社区,那未来的一个畅想空间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认为这个东西是一个promise。

  主持人:那耿总是怎样了解这个情况的?

  耿乐:因为我们团队有30个同事,有27个就是男同志,所以我们就是在给我们自己提供这种产品服务,所以我一直说我们的前项是因为我们更了解同志。之前国内有一些是异性恋的机构,他们创造了这样的同志产品,但他们最后都没有干过我们,都被我们甩到了后面,我们更了解同志。另外一个我们也看到了,自己对互联网的一个需求,特别是在中国现在这个阶段,整个的社会的这个文明程度、包容程度、接受程度都在不断地提升,那么互联网就给这些人群撕开了一道口子,让主流人群了解同志人群。

  其实同志人群整整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有一个情感的爆发,有许多社交的需求,那这个时刻就需要有一款,或者有几款这样的社交软件出来,给大家这样的刚性需求,让他能够找到和他一样的朋友,因为平时大家都不会说,比如你肯定不会告诉我,我可能也不好意思告诉你,但是有个这样的软件,我们就可以找到,原来他也是。这个我觉得就是一个很刚性的需求。

  然后美国有很多的机构,因为美国的市场很成熟,之前也有过同性恋的网站上市,比尔·盖茨也投了Gay.com,很棒。前一阵,有个著名的美国同志社交软件也刚刚被收购。所以我们觉得他们市场很成熟,有很多东西是我们可以借鉴的。对于中国来说,现在发展的趋势已经超过了一些欧美国家。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的这个市场刚刚开放,那么刚刚开放的时候它有一个井喷的现象,所以你能看到blued每天日登的用户非常的多,然后用户在这个软件当中的活跃度也很高,然后市场想象空间又很大。现在有很多很多的机构和其他的一些创业小伙伴都想和我们合作,就是都窥探了这个7千万人的,他们巨大的消费市场,都觉得这块,这是一个大的金矿,大家一起来挖。

  主持人:我不知道目前清流对移动的怎么看待。我是想因为您投资了像blued这样的垂直的社区,你可能看好这种移动的社区。之前有人认为中国未来的这种所有人群能被(…)垂直的社区,你认可这个观点吗?

  王梦秋:嗯,不完全对,我的看法是不完全对。我觉得就是看一下人在现实生活中怎么完成社交这件事情,就可以比较清楚,每一种社交网络都有它存在的目的。如果说他有什么东西是通过在线的这种社交网络,可以满足他在现实生活中满足不好的需求,确实是对这个产业链有巨大的增值,那这样的垂直社区是会产生的。但是如果说他本身,他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满足了,或者现在的平台就满足得很好,他不一定会分裂。还有一种可能也就是说,你这个人群太垂直,你这个size太小,他也不够撑起一个足够大的社区,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想象空间,所以这个东西不完备。

  我更愿意说基于某一种特定的目的,而且只有在这种社区中才能够去满足的一些社交需求,而不是在一些通用平台能满足的,这样的东西是可能会分裂的,而且这个东西足够大的话。举个例子说,微信是一个熟人之间的平台,里面现在完全是熟人了,那有些东西你就不想在微信里面讲,所以现在有一些新的应用出来。那完全陌生人的我们也有,那现在鉴于陌生人和熟人之间的,他现在有一些新的尝试,那这些其实你移植到线下的话都一样。线下也一样,我们社交是分圈子的,但有的圈子足够大的话,就只跟这帮人玩。比方说同性恋,这个圈子,他真的是很渴望能够用很方便的方法找到跟他相同属性的人,但是有一些圈子其实非常小,他也不排除和别的圈子共存,他就不一定会分裂出来。

  主持人:您对这个理解要足够封闭是吗?

  王梦秋:应该是说他的人群足够大。

  主持人:他们相互之间(有相互封闭的)。所以我觉得很好奇,我之前同性恋之间的交流比较少,所以我想问一下耿总,像这样一个人群,他们可能的对现实的需求。

  耿乐:OK我先纠正一下,不能用“正常人”来说异性恋。我觉得同性恋也是正常人。可能是一个口误吧。

  我想应该是这样,就是我们现在从社交的角度来看,就像异性恋的男人要找异性恋的女人一样,他有这样的需求,性的需求,或者有情感的需求。那同性恋也是一样,他要找同性,在现实生活中他很少有渠道,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或更小的城镇农村,他没有机会。那么移动互联网给他提供这样的机会,所以情感这种刚性需求很强。

  第二就是消费需求。我们就说,比如说如果同样一个品牌,更吸引的是直男还是同志?不一样的他有他的产品定位,可能直男更粗犷一点,但同志可能更细腻一点,他对这个产品的设计可能希望更新潮一点,可能在某些方面的视角是不一样。就比如说现在在大陆卖地非常火的日本男用的这种护肤品,彩妆,可能在直男当中你出门可能不一定会抹,但有很多的男同志就愿意去打扮自己,因为他们很在意自己的生活品质。比如去健身房,我们去看健身房有很多帅哥,说不定都是好基友。也就是说他们的消费能力很强,他们很在意自己的生活品质,所以我就说很多大机构最后表明,同性恋者的消费能力,或者消费意愿,是异性恋者的三倍以上。

  其实我们一直依着一个口号,我们要做的就是微信5%的N次方。5%是基于整个人群的同志人群的比例,那么N次方就是消费能力更强,把这个社区做得更深、更扎实,我们真正地把消费潜力挖掘出来,所以我想这个空间非常的大。

  主持人:那我同样还想问一个耿总的问题,像这样的一个投资项目,在中国来说相对小众的你是怎么挖掘第一批人的?

  耿乐:其实我觉得非常的容易。第一是这个竞争不够充分,这个社区,相对外边的人,想进来还是比较难一点的。第二个就是因为我们淡蓝毕竟做了10多年的web网站,我们有很深的社区基础,在同志人群里面你提淡蓝、提blued,大家都知道。因为有这么多年的这种积累,所以我们有一个新产品上线,可以迅速地在这个人群当中,口碑的传播。我们在前期基本上没有花钱做过任何的这种传播、推广,全都是大家口口相传,所以用户的增长会非常的快。

  主持人:(…)

  耿乐:去约会之后还会需要,因为他总是一个自然人,他总是需要生活在一个相对的圈子里面,他不可能说我每天都面对同样一个人,他可能会找很多朋友一起去打球,我们一起去旅游,或者我们在线上一起讨论一些感兴趣的话题。这就是我和梦秋老师我们一起讨论的,就是如何增加我们的用户活跃度,增加这个产品的黏性。我们可能还要开发很多更好玩的东西,能够把大家留下来。

  主持人:我想问王总一个问题,就是投资这个blued之后,您自己(…)有没有总结出自己和创业者之间相处的一些经验?

  王梦秋:经验吗?就是我刚才已经讲了,第一个,我觉得作为早起投资,我们真的是把自己看成是跟创业者利益完全是共同体。清流本身也致力于对创业者最友好的经营之一,所以其实跟创业者的沟通的话,第一个还是要真诚吧,确实是跟着他们的脚步多考虑一些问题。

  第二的话,就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就是创业者主动给我们提需求,而不是我发现好几个月我们没联系了,问一下:“收账了?”“收账了。”“你们最近数据怎么样了?”其实我们会建立一些机制,就是差不多两周左右,就会跟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去聊,然后呢聊的过程中每次都是给你带着问题来。你要觉得这次你没什么事,那咱们就别聊了。但是我希望,他们带着问题来问我们,或者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帮助,然后怎么样子的就是这些东西。

  所以基本上来讲,我的经验就是:第一,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较真诚这个事情。第二的话,就是我希望我就会不断地鼓励创业者,说你要给我们提问题,你要给我们提需求,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

  王梦秋:主要是一方面他们有一些关键人才的recruiting,因为小公司招人比较困难嘛,尤其是一些关键岗位,然后呢我们会帮着推荐,他们也给我提了一些需求,就是什么什么地方的人,然后我们会去帮他们找一下,然后,用清流的这个credit去背书,就是说这个blued是不错的,你来吧。然后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话,就是公司运营上的一些问题。耿乐会直接来问我,就是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那个问题该怎么处理,我们会给他们提出建议。

  主持人:耿总这边有没有会觉得老去麻烦清流资本,觉得自己是个创业者,有一些顾虑或者是一些思考?

  耿乐:还好吧,我很愿意和梦秋老师聊。虽然梦秋老师表面看起来冷冷的,但实际挺热的,所以我就觉得其实不管什么样,我都觉得特别接受。有一点我很明确,就是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blued更好,所以我就觉得大家都很真诚地来聊事情就好了。然后我们确实提出了一些,有时我很迷茫,创业者压力很大,有时候东西看不清楚,身在此山中嘛,所以我会有很多问题来给梦秋老师发微信。梦秋老师很快就会回复我,她告诉我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节点在哪里。

  我觉得有些东西对我来说,真是一个质的想法的一个改变,就是当你困惑的时候,有人给你指了一个方向,然后你会发现这个方向是对的,你以前没有想到。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我觉得对创业者来说是非常好的,因为我觉得投资者见过很多的创业者,见过很多行业,她也经历过创业的这种心态,所以她很了解,你在什么样情况下,如何去化解这样的困难,对我帮助很大。

  主持人:您用什么样的性格来形容耿乐?

  王梦秋:性格,我觉得耿乐是个特别务实的人,特别接地气的人。

  主持人:这个好像不是性格吧。

  耿乐:还在“婚后”的“蜜月”当中慢慢再了解。

  主持人:会不会怕有一天会有七年之痒的这种感觉?

  耿乐:七年我估计我们都已经上市了,哈哈,我们就成为好朋友了。

  主持人:我很奇怪我今天看王总的名字和耿总的名字(…)我当时会想到(…)两个人性格有很多不太契合的地方。但是这个项目肯定特别好特别棒,那你会不会结合性格,选择就不投或者不看好他?

  王梦秋:我判断这个事情的标准,不是以我喜欢还是不喜欢、跟我契合还是不契合,而是他的性格和他的判断力是不是契合他business的需要。假如这个business是一个我们需要他风风火火快速起量的,那他的性格中带火很好事;假如这个business其实是一个细水长流的,一开始构筑门槛很长,不能急不能焦躁的这种东西,那可能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主要看CEO创业者的性格跟他要做的business,是不是一个很合适的状态。

  主持人:那耿总,就是“结婚”前,我打个比方说,与“婚后”的生活有什么不一样?

  耿乐:觉得找到了一个很好的靠山。这种感觉就是有安全感了,这是很重要的。其实我现在就是想越来越自信了,在没有找到钱的时候,或者是没有一些人来帮助你的时候,你觉得特别的不安全,因为你每天要面对的就是你自己,你有什么东西,没有更多的与别人去探讨和分享的机会。那比如说清流进来了之后,我觉得有很多东西可以给我很多帮助,这种安全感对于创业过程来说还是挺重要的,因为你自信了,你就有那种安全感,你就能跑得更快,可能有的时候能撒欢地往前跑,你什么都不用去想。比如说我钱不够了,那我就提我钱不够的想法;我缺人才,那我就提缺人才的想法;我这块不懂了,产品这块我纠结了,那么大家来讨论就好了。所以这点很重要。

  主持人:那彼此之间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磨合期吗?

  王梦秋:好像从我的角度来想,没有太多的这个。

  耿乐:还好吧,因为我跟梦秋老师其实不在一个level上,她在很高的,我是在瞻仰,在仰视,分分钟都在仰视很久的这么一个业界的大佬,所以我对梦秋老师磨合的过程,对她的研究和分析,因为我之前收集了她的大量资料,她所有的资料、视频甚至微博都从头看到尾,所以现在我都成为她的粉丝了。

  反正挺好的,我觉得挺开心的。你看其实清流有的LP是高领,都是很大的一个机构,非常牛,但是我每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感觉像回家一样,没有什么架子,梦秋老师就没有架子。

  主持人:那往往就是当投资人在一个很高的level,创业者不在同一个level,就会产生压力。有这种压力感吗?(…)会有这种感受吗?

  耿乐:可能刚开始会有一点,但其实可能不是想下次拿不到钱,就刚开始会有一点怕说错话啊,或者梦秋老师同不同意我这个观点啊,可能刚开始创业者都有这样的心态。慢慢要调整过来,其实你要有充分的自信,因为对创业者,有一半投你的项目,还有一半是投你的人,如果你自己都没有自信,你对你的事业都没有信心的话,她凭什么要和你合作啊。所以自己要给自己打气,然后磨合的慢慢过程当中,一回生两回熟,熟了之后就没什么了。所以你看现在他们搞了很多次的,创业团队的一些培训,或者大家见面,这种分享,我觉得都是一种很好拉近感情的机会。

  主持人:(…)

  耿乐:算是的。

  主持人:那王总怎么看这个?

  王梦秋:其实,我觉得,我不希望是这样一个定位。

  主持人:你希望是什么样的?

  王梦秋:我更希望我能够有一天能够更平等的这个。

  主持人:就是朋友关系,不加中国封建家庭的家长?

  王梦秋:我觉得首先我现在也不是封建家庭的家长,其次的话就是我说的这种就是说,因为在业界比较资深,所以说新的创业者一开就会觉得,就像刚才耿乐说的,会觉得你的很多经验啊都比他(…)。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真的是,就是耿乐对于他的business的东西,其实我再也提不出什么更好的建议了,这种感觉是更好的,对于我来讲。然后……就是这个意思。

  耿乐:梦秋老师经常说一句话,就是她说,耿乐我来慢慢地告诉你,如何做一个更称职更好的CEO,这句话对我来说很重要。其实我也想,因为从一个草根的创业者,你要做一个很成功的CEO,其中是有很大的过程的。这个过程如果有人能帮你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幸福的过程。但是说导师,这是一个称谓,其实实际的接触过程当中,我觉得梦秋老师更像一个朋友的关系,状态很年轻,然后也很追星,然后跟同志整个关系也很融洽。

  你看我在之前接触过很多的这个投资机构的,甚至是大佬级的人物,很大的,每次要去见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先给他们讲课,就是讲同性恋是什么,他会问很多奇怪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交流,他有很多的障碍和困难。但和梦秋老师交流,跟清流交流,都觉得这个障碍在见面之前,她都已经把功课做完了,她都已经很了解了,所以很轻而易举我们就谈产品就好了,谈未来就好了。

  主持人:所以我觉得从你们刚才沟通交流中的观点来看,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有共鸣和知音的感觉。

  耿乐:对。

  王梦秋:是的。

  主持人:所以现在彼此有像知音的这种感觉吗?

  耿乐:反正挺爽的,挺好的。

  王梦秋:反正沟通起来没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但是对于投资而言,会不会有一段时间我在你那里用心很多,但过一段时间在别的创业者那里用心很多,会不会导致我投的项目彼此之间这种(…)?

  王梦秋:我们跟每一个我们的投资项目都有分配一个投资管理小组,然后这里面有专门看技术方面的partner,未来也会有专门看产品的partner,还有我们的投资经理也在这个里面,还有专门负责看HR这方面的partner。所以这个小组的话,我们希望在他们的项目内,他们是能够根据这个项目目前的需求,能够合理地分配。

  你说的这个问题一定会存在,比方说耿乐说接下来一段时间发展得非常顺畅,然后其实也不需要我们时不时戳他一下,那我们就不用去干扰他们。就是你知道投资人给创业者打个电话说“what's up”,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有压力的事情。所以,我如果认识到说像blued他们自身对自己的压力足够大了,他们自己其实会往前跑得很快的话,那我不需要再给他们压力。

  主持人:但是你还是要设立一个这种判断的新的合作标准,什么时候该去鞭策一下他,什么时候该去怎么样怎么样,对吧?

  王梦秋:我们有定期沟通的机制。定期沟通的机制就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主持人:(…)

  王梦秋:我们数据都不需要当面沟通,每个月发一个邮件就行了。

  耿乐:而且对于创业者来说,我觉得就不要躲,就是觉得害怕投资人看到我、尽量不要找我,不是这样,反而你应该主动去找,你要他的时间啊,要他的资源啊,你不理我我还要找你呢,你怎么好长时间不理我呢?为什么呢?你不喜欢我了吗?我觉得应该主动一点更好。

  主持人:那耿总,就是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很传奇的一些故事,说在厕所里面跟人家敲定一个投资。我要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样的过程?

  王梦秋:他没有做这件事情。

  耿乐:王总选择了我。

  主持人:是王总过来对你一见钟情的吧?

  耿乐:不是,但是其实当时还是有PK的。比较有故事的就是,当时我来这个办公室,来讲我的ppt的时候,我在楼下看到了一个我们的竞争小伙伴刚从这个办公室出去,所以我就忐忑不安地说我是来竞争的,所以我就讲完了,讲完了之后就选择了我们,所以觉得还很开心的。

  主持人:就直接是OK给你们钱吗?

  耿乐:很快,很快就给我们了。

  主持人:然后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我之前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说有的boss对另外的一种状态,可能他的性格心理状态,他可能对投资人进行研究,他觉得这个投资人喜好什么样的,进而去掩饰自己,去迎合投资人。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您认为需要这样去迎合投资人吗?

  耿乐:我觉得没必要。你要知道你创业的目的是什么,你要把这件事做成。你创业的目的不是去骗一个投资人让他把钱给你,没有意义。你有再多的钱,事没成,最后钱也不是你的,就可能都花掉了打水漂了。要把事做成了,我相信投资人喜欢有个性的和有气质的,或者梦秋老师用的一个词叫“调性”,有调性的创业者才更有吸引力。就是你谈恋爱不止看他的外表,更要去看他的气质和内在,我觉得更重要。

  主持人:那王总这边,针对这样的可能潜在的,我不排除会有一些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坏的,我也见过一些这些,为了拿到投资会掩饰自己的个性。投资机构用什么方式,去看到他的真我吗?

  王梦秋:这个很容易判断吧,就是,说实话我认为这样的创业者应该还蛮少的。因为,大家未来的相处不是这一次两次,这个pitch的时候是以后长期的相处。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包括投资过程也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即便是投资决定后期再想做(…),做各种各样的negotiate,做各种各样的法律流程,这都好几个月的事。如果在好几月都一直能够装的话,那我认为他是真的。

  所以我认为这样的创业者很少。如果真的是想把这件事做成一个business,他一定他要找一个跟他契合的,而不是他现在装出来跟某一个投资人契合拿他的钱,因为,这个就跟骗婚一样,结了还能离呢。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好判断的。首先我认为干这个事的人很少。其次的话,第一次聊,第二次聊,后续所有的过程中,你都有很多机会去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像他表现上的那样。

  主持人:那我跟王总和耿总的沟通跟交流差不多了,我想把机会给场外的这种社区,以及跟我们坐在一起的创业者,一起与王总和耿总这边交流。

  投资者:(…)

  王梦秋:就是特指P2P的金融,是吗?你是说延伸下去是个什么样的发展。你能先说说你的理解吗?就是我因为觉得这个问题有点……什么叫这个问题怎么样去发展?是有多大size还是说是……

  投资者:(…)

  王梦秋:他的问题是要说P2P是不是要进一步分化,是这个意思?是不是按照垂直行业进一步分化。比方说会产生消费金融类的P2P,会产生企业借贷方面的P2P,或指当地行业的P2P,这是你的问题是吧?

  这个问题说实话,我现在不能给出非常确定的答案,但是我认为判断这个问题的原则,你可以去看一些数据,或者你可以从这个角度去考虑,什么角度呢?就是一个通用的可以做P2P的这种渠道,或者平台,或者一种简洁方案,能不能解决这种跨行业的问题。或者说,你具体到某个人消费信贷或者是企业信贷,他们之间到底是有多大的区别。如果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符合P2P这个东西的实质的。大家也不care钱从哪来,也不care钱投哪去,你中间只扮演一个渠道作用。我觉得是不会产生分化的,就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你的分化并不offer特殊的价值。

  主持人:好的,这边的互动先结束。社区这边很多人想要问王总和耿总问题。

  在这个社区里面有一位叫谷永峰的,他问到一个问题。他说,同性恋在中国思想解放程度还远远达不到国外的程度,同性恋社区如何引导这部分人勇于表达自己?

  这个问题,耿总您来回答。

  耿乐:OK。我想我们能够把这个产品做到现在,然后拿到两轮投资,这个就已经告诉社会说这件事能做成,而且现在从政策上来说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现在就是一个人的观念的问题。但是我想,无论是你接受还是不接受,你支持或者不支持,同性恋就在那里,就是7000万,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有他们自己的社交需求。我们希望能够向社会传达更多的正能量,我想告诉更多的人,你看看你身边就有那么多的好基友,有那么多的同志人群,那么他们都很可爱啊,甚至是你的同事、你的朋友,或者是你的家人,没有理由说去排斥他们、去歧视他们。所以我想,我们作为一个科技类的产品,能做的就是告诉社会这些人在哪里,这个人群有多大,他们是一个多么生动和多么可爱的一部分人,就OK了。

  主持人:那问一下王总一个问题。有一位网友有一个问题就是说,现在已经有了好几个类似于同性恋这样的社区出现,你觉得还有更多这样的机会,出现更多这种同性恋的社区吗?

  耿乐:我觉得没机会了,哈哈。

  王梦秋:我觉得这个人群最后会converge成最多一到两家吧,然后我们希望是一家,就是blued,因为社交网络是有网络效应的,是有规模效应的,所以除非他们超越地解决同性恋的完全不同的问题,否则我认为还是以交友的话,我不认为他有机会。

  主持人:OK,今天社区的问题也回答完了。今天和王总和耿总交流得非常愉快。然后场外的观众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创业者进入到我们的社区里面进行互动和交流。今天也感谢王总和耿总下午的时间。

  王梦秋、耿乐:谢谢!

  (来源:i黑马)

查看更多 Blued 耿乐 清流资本 王梦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