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新闻:同性恋去病化15周年访谈

2016-04-29 来源:网易新闻   关键字:耿乐 刘华清 郭蓄芳

  2016年是同性恋去病化的15周年,Blued联合网易策划了“同性恋去病化15周年”的特别直播,邀请了当时参与《中国精神障碍诊断与分类标准第三版(CCMD-3)》修改的专家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刘华清,以及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心理治疗室主任郭蓄芳大夫,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精神分析学院杨春强博士、罗正杰博士,Blued CEO耿乐来正面聊聊同性恋去病化的历程与问题。

  那先请Blued CEO耿乐说下自己因性取向问题受到的歧视或是被视为病态的经历。然后几位老师再一起来就这个事情来讨论。

  · Blued CEO耿乐

  在警校毕业的时候,我身边的同学都开始找女朋友或是准备结婚。但我发现,我对身边的女孩并不感兴趣,对男生却有喜欢和爱慕。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并不发达,只能在一些杂志和报纸上获取只言片语的信息,对同性恋的描述都是“变态”、“精神疾病”、“需要被治疗”等负面的信息。我们上学时有一本教材叫“犯罪心理学”,在性变态一章里,将同性恋与“恋童癖”、“性暴露狂”等列在一起,认为是性变态的一种,并且说同性恋心理的人,是容易引发犯罪的人群等文字表述。

  所以,那时我非常害怕,我认为我得病了,我需要去治疗。当时的书刊上说,同性恋需要接受“电击疗法”、“厌恶疗法”等,即给同性恋者播放一些同志色情视频或图片,当有生理或心理反应的时候,就用电击产生疼痛,来引起对于同性的排斥感,而“扭转性取向”。

  我特别无助和害怕,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得了这种“病”,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治疗,也特别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同”。

  直到有互联网后,我在网络上看到一部小说“北京故事”,当时在网吧边看边哭,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不只是我喜欢同性,还有更多的人和自己一样面对这样的扎挣与痛苦。他们不敢和别人诉说,隐藏自己的性取向,许多人选择了自杀来逃避世俗的压力。

  但当我去国外的一些科研或心理网站上查找资料的时候,他们的一些研究表明,同性恋是人类的正常的性取向之一,大约占全部人口的5%至10%(研究方法不同),他无关道德,更不是疾病,无需治疗,也无法治疗。我才开始逐渐的接受自己的“不同”,我特别想告诉那些对同性恋有误解和歧视的人,希望他们了解正确的性别和科学的知识,也想告诉许多的同性恋,希望大家不用自责,更不要自杀,大家可以拥有和异性恋者一样的幸福和平等的生活。

  于是,我做了中国最早的同志网站之一“淡蓝网”,定位为公益网站。

网易新闻:同性恋去病化15周年访谈

  这是一起著名的扭转治疗的起诉案的图片。

  现在在国内,仍然有一些医疗机构,宣称他们可以“治愈同性恋”,在进行所谓的电击疗法,或者给同性恋者吃大量的精神类药物,妄图扭转性取向。

网易新闻:同性恋去病化15周年访谈

  在西方的早期,一些“治疗者”,启图通过切除同性恋者的脑前页白质,来扭转性取向,但都以失败告终,并且导致同性恋者智力出现障碍。

  有一部著名的电影叫《隐藏的恋情》,即讲述了这样的悲剧故事。

  · 临床心理专家刘华清

  我们是1995年春天参与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的制定,当时共有全国的32家专科医院参与了历时5年的CCMD编制工作,当时中华精神科学会的主任委员是张明圆教授,陈彦方教授为副主任委员,我们主要讨论同性恋的心理状况及形成的心理因素,北京的同性恋社区主动找到我们,积极参与同性恋现场的测试工作。

  时间倒退至15年前。2001年4月,中华精神科学会常委会重新修改的《中国精神障碍诊断与分类标准第三版》(以下简称CCMD-3)将同性恋从“病态”中划除,此项改变是中国同性恋去病化的重大里程碑。也有人说,CCMD-3在“性指向障碍”中仍保留了“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的概念。这里“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应该怎么解读?

  · 临床心理专家刘华清

  “自我不和谐的同性恋”是指某些人的性发育和性定向可伴发心理障碍,如个人不希望如此或犹豫不决,为此感到焦虑、抑郁及内心痛苦,有的试图寻求治疗加以改变。这是CCMD-3纳入同性恋和双性恋的主要原因。

  · Blued CEO耿乐

  我认为,从另一个角度看,“自我不和谐的异性恋”也同样是一种心理障碍。这与性取向无关,与个人的心理有关,不论他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是一样的。

  · 心理治疗专家郭蓄芳

  自我不和谐源于整个国家和社会,包括同性恋群体的家属的不接纳,还包括同性恋人群的自我不认同。所以产生了对自己性身份的不认同,由此引发了忧郁、焦虑、强迫等身心问题。这些是需要一些专业的帮助,不论是药物还是心理都需要一些帮助。心理方面主要针对心理认同,性别认同,环境方面包括亲友和社区的认同。这些工作,对于专业的医生来讲是一部分工作,同性恋社区也会有这方面的协会,通过自身的现身说法彼此帮助。但一些同性恋群体的家属还是不太认同社区的帮助,还是更愿意认同专业医生的看法。我建议如果需要这方面的帮助的话,还是同时通过社区和专业的医疗机构来帮助自己。

  · 精神分析学罗正杰博士

  在这个问题上我同意耿乐的观点,其实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只要出现自认为的不和谐都需要帮助。在以前的案例中,我们发现也有一部分人的性向转变了。比如说当时最早期弗洛伊德的17岁少女案例。青春期我们会有对同性的爱和认同的混淆,我们的主要目标是让他们自己搞清自己是否是同性恋,而医生会帮助他们让他们知道或清楚自己的定位,而并不能称之为治疗。

  · Blued CEO耿乐

  是的,对同性的依恋,我认为不能算为“同性恋”。人的情感是多样的,有爱情、有亲情、有友情。也有介于两者或三者之间的感情。人是复杂的动物,情感也是复杂的体现。我希望年青的朋友,不用非要给自己定位异性恋或同性恋,或双性恋,或跨性别。我想说,爱你所爱,所有的真挚的情感都是需要被尊重和被祝福的。

网易新闻:同性恋去病化15周年访谈

  · 精神分析学杨春强博士

  事实上每个人青春期都会经历一段跟同性特别好的经历,尤其女孩子都会有一两个特别好的同性好友,是一段明显的排他期。

  我们认同的是一些文化符号,我们的认同不是铁板一块,是流动的,最后我们大多数人选择了跟父母一样的对异性的认同。

  我希望同性恋的朋友们有个区分,大多数情况我们碰到的是神经症的结构,这个和精神病患者的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有质的区别。同性恋和异性恋结构上是没有差别的,都属于神经症的结构,CCMD-3把同性恋从精神病中排除出来这个是最重要的。同性恋不是精神疾病,但是同性恋的朋友碰上心理问题还是可以找专业的人士来解决。

  · 临床心理专家刘华清

  有很多在性取向方面比较困惑的十五六岁青年,他们自己主动来或者是父母要求他们来专科医院心理门诊咨询或住院治疗,我们专业人员与父母亲一起做心理指导工作或家庭教育及家庭治疗。最后其实真正变为同性恋还是成为异性恋是自己决定的。

  有很多同性恋经过自我调整以及在家庭中与父母的关系和角色的调整,一部分人最终选择了异性恋生活。曾经我参与研究过的54个同性恋中一个男同性恋案例起初为喜欢老男人的20岁男孩,12年以后他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孩子。所以我们认为同性恋到异性恋的性别认同是可以流动的。但是这个人是双性恋还是在父母的要求下与异性结婚,具体结果我还是不是很清楚。

  十五年来,精神医学界对同志认识的变化、与国际精神医学界目前还有哪些差别?

  · 心理治疗专家郭蓄芳

  其实在专业领域里面,我国精神医学界对同志认识的程度与国际医学界没有什么区别,差距主要在于国内普通群众与发达国家群众的认知。

  实现同性恋在大众认识中的“非罪化”、“非病化”,还面临怎样的障碍?需要作出什么努力?

  · Blued CEO耿乐

  从目前中国的法理的层面看,同性恋与异性恋一样,都是合法的性取向。在建国后,中国有一项罪名叫“鸡奸罪”,被多用于对于同性恋者或同性性行为的刑事处罚。后来,鸡奸罪被删除,增加了“流氓罪”,也常被用为对于同性恋或同性性行为的刑罚,直到1997年,方从刑法中删除。这也是中国法制在不断进步的一个表现。

  目前看,在实体法和程序法之外的,一些管理部门的条例或规范中,仍然有对“同性恋”的限制。比如广电、比如出版、教育等领域,仍然有一些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即不允许同性恋者的形象或文化作品的出现和传播。这是目前从政策层面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在中国的实际社会氛围中,对于同性恋的“罪化”、“病化”、“污名化”,更多还是来自于个人或群体的认知,将不同于异性恋的性取向归类为道德层面的错误,因此,受个人认知、判断的影响,导致了一些政策的制订仍然存在一些遗憾。但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认识更加的多元,性别教育的普及,以及我们周边国家和地区,乃至世界发展的潮流的影响,中国对于同性恋群体的认识会越来越公正,科学化,社会氛围会越来越多元与接纳,所以,我预见的是,一些政策对于同性恋的非道德化的改良和调整,也会随之到来,中国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还想强调的是,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对同性恋的歧视与已无关,因为受到歧视,超过70%的同性恋者都会隐藏自己的性取向,选择一段TA们并不想接受的异性恋婚姻,出现了大量的同妻、同夫,双方都是受害者,因为社会的歧视同性恋者会每天带着面具生活,没有幸福和快乐可言,人生是灰暗的。那些同妻同夫同样是受害者,他们失去了真正的爱情与组建幸福家庭的机会,婚姻面临很大的挑战,但那些同夫、同妻可能就是你自己,或是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好朋友,但反思,是什么造成了这么多的家庭悲剧,是同性恋者的懦弱,还是这个社会的歧视?

  · 精神分析学罗正杰博士

  我们一定要把同性恋和心理变态恋童癖等区分开来,同性恋和异性恋是同等的,他们都可以有健全的人格,只是对恋人性别的选择不同。这个不涉及到道德和变态的问题,是一个正常的精神结构。这不是一个性导错,我们要向大众说明这一点,我们要接纳和尊重这一群体。

  性倒错是露阴癖和恋童癖这样的症状的,这种属于一种不正常的心理行为,并且触犯法律,所以需要治疗手段。

  · 临床心理专家刘华清

  改革开放之前同性恋被认为是犯罪,之后把它病理化,2001年把同性恋正常化。从犯罪到心理疾病再到正常化其实经历了很多年。目前专业人员需要做更多得普及性宣传,也要和更多的基层专业人员和社区进行接触,比如去社区做讲座、写宣传书籍等。专业科研人员和心理咨询人员更需要主动掌握有关同性恋的相关知识,知道怎么面对同性恋家属的求助和帮助性取向困惑的青少年,并且要传递更多专业知识给老百姓,这些知识对于大众对同性恋的了解是有好处的。

  不论是从CCMD3还是从国际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ICD-10)来讲,这两个标准都没有美国疾病诊断标准走得快,这取决于我们的固有习惯思维和文化,以及学科内部看法不同,目前我们的标准是互相妥协的结果。科学的进步需要各方互相理解慢慢来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一个结果。

  网友互动环节

  梦神u4gd:“后天环境从来不能改变人的性取向,我们同性恋者从小出生在异性恋的环境,接受异性恋思想的教育,看的影视都是异性恋的,为什么没有变成异性恋?”

  · 精神分析学杨春强博士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我们认为同性恋的人格结构,作为人格结构的一种,是后天的而非先天的。同性恋的结构和异性恋的结构一样,都是在人格成长过程建构起来的结构,这个是后天的而不是先天的。这个结构也是一个主体无意识选择结果,通过一个精神分析,我们可以对这个过程进行一个意识的了解。进而可以做出选择,是改变还是继续原来的。如果说同性恋是先天的那就无法解释为何存在同性恋转变为异性恋的可能性。

  · Blued CEO耿乐

  我问过很多异性恋,你能否变成同性恋,他们都是否定的。同性恋亦然。影视作品、身边的朋友的性取向、性别的科普教育等等,都不会导致性取向的转变,所以,很多网友认为,因为有同性恋的新闻报道、科普,或是影视作品、书籍出版,会导致异性恋的年轻人“变成同性恋”,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并且,有一些观点认为,现在的同性恋者“越来越多”,是因为年轻人“追求时髦”,也是不科学的。试问下自己,“追求时髦”你会愿意和一个排斥的性别的人发生情感和身体上的接触并产生快感吗?现在大家感觉到同性恋者“越来越多”,是因为社会的包容与进步,许多隐藏的同性恋者有勇气做自己,站出来公开自己的性取向,不想再伪装成异性恋去生活而已,并且信息时代的传播,感观上大家会认为好像是多了,其实只是即有的公开了性取向而已。

  这个社会的歧视是多种多样的,有对女性的歧视,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对老年人的歧视,对农民工的歧视,对地域的歧视,对北漂的歧视,对离婚人士的歧视,对不婚者的歧视等等,基于性取向、性别、年龄、社会身份、个人生活选择的歧视非常之多,所以,当我们歧视别人时,可以回想一下自己,你正在面临什么样的歧视,感同身受。

  我们总试图证明自己是“正常的”,但有时不一定只有“大多数”就是正常的,而“少数派”则是不正常的。美国的黑人,曾经深受歧视之苦,但现在,黑人也可以成为美国总统。我们这个国家,也有许多少数民族,他们的外表、生活习惯、民族文化也许是“少数派”,但并不因小众而渺小,每个人都应该是平等的。

  目前在科学界对于同性恋的成因有争议,有说基因决定,有说后天养成。但我特别想问,这个世界上,有人在研究异性恋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吗?这样的研究,前提就是认为,同性恋是“有问题的”不是吗?

  来源:网易新闻客户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相关阅读

  > 医学专家:同性恋去病化简史(图)
  > 关于同性恋的10个误解(图)
  > 壹心理图解:那些你误以为的同性恋

查看更多 耿乐 刘华清 郭蓄芳 杨春强 罗正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