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 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2016-07-29 来源:博客天下   关键字:耿乐 Blued 粉红经济

同志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 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同性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而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我不担心这块蛋糕被人抢占,因为别人基本没机会了,Blued就是中国男性社交软件的霸主。

  文 / 张弘 编辑 / 王波

  2012年底上线以来,我们完成了5轮融资,占有九成市场份额,估值数亿美元,用户数达到2700万。

  以前,我们做NGO时,做了不少事情,但没人关注。我们做了商业之后,来的媒体特别多,大家愿意从商业的角度去切入这个人群的存在、状态和权利。所以我说,公益是我的理想和信仰,而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我其实是在2012年才发现粉红经济的市场空间非常大,之前做淡蓝网和BF99都不太挣钱。竞争对手开始注册收费,在北京买房买豪车,我们还在免费。那时我没有商业头脑、互联网思维,也不懂商业模式。

  2000年,我做个人网站“淡蓝色的回忆”,就是想有个表达空间,想跟人交流。白天我给公安局领导写各种公文,晚上回家把自己锁在卧室,拿着《东方网页王》,用一万多元买的486电脑做网站,然后在上面写自己内心的苦恼和挣扎。每天到深夜12点,第二天7点起来到公安局上班。那时一坐到电脑前就抓狂,因为我不太会写程序。现在,我面对的已经是一个181人的团队。

  一个人坚持做了6年后,我搭建了团队,没有想挣钱,但想更专业地去做。第一个客户是一本男性杂志,他们提出要在网站做广告。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我们要做公益性网站,靠网友的一些捐赠度日,不会有任何商业元素。杂志负责人说,你要商业化才能发展,这块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他启发了我,我们有了第一笔收入,是杰克·琼斯给杂志的一些钱包、眼镜之类的东西。2007年,我们收支就持平了,做广告的有线下服装店、男子SPA会所、护肤类产品。

  虽然有广告,但也不好过,网站服务器一年要被关两三次。北京奥运会之后,官方的舆论有所转变,更开放了。2009年,我打算到北京创业,当时真的想大干一场,想把淡蓝网做成全世界最大的男同性恋网站,中国人使用,老外也用。那个时候大家都很捧我,在社群里很有知名度。

  选择北京一是可以解决招人的问题,二是见客户比较方便,三是可以离开原来那个压抑的城市。我请了长假,带着所有积蓄和一辆车到了北京。在立水桥附近租了一个一楼的三居室,有个地下室,原来搁破烂的,七八个人就住那里。从体制内到体制外,刚开始不适应,一是不知道怎么做商业化的推广;二是不太会管理团队,还是像以前在机关一样爱开会,一开就开两小时。

同志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 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不过我有个优势,知道如何跟政府部门打交道。身边有三四个朋友得了艾滋病,这启发了我要做防艾公益。我找到昌平疾控中心想谈合作,他们答应合作,但没有给钱。于是,我们在淡蓝网挂广告,做宣传,动员大家去检测。后来,防艾工作受到重视,有了各种基金,我们就有机会申请到。2012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和民间防艾机构展开座谈会,我也在其中,是以NGO的名义一级级被推荐上去的。

  其实,在和政府合作之前,公司面临一个大坎。来北京后,公司不挣钱,每个月收入两三万元,跟在原来的城市一样,但北京开支大。很多人不想干,要走,我也想过要不回去继续当警察吧。最难的时候,房东要涨价,我们被轰出来,到了一个12层的小公寓。有天晚上,我看向窗外,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我们就靠一些公益基金和少许广告维持公司的运转。直到2012年,web端走下坡路,移动端开始兴起,正好有个朋友给我看了一款国外的同志社交APP,但是英文版,而且很慢,我就想做一个中国版的。

  没有做移动端的团队,我们在各种论坛发帖,找兼职。最后几个学生中标,我跟他们说,就照着国外的这款做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半年后才做出来,我们付给他们两万多块钱。Blued上线后没有推广,每天有上万用户的增长,还冲到了App Store的第9名。当时,我们刻意不说这是淡蓝网做的,好让他们以为是国外的团队做的。

  直到有天使轮投资主动找到我,我都没有资本的概念。天使投资人给我打电话,说要投钱,我说不要,担心是骗局,或者投资后公司就不归我管了。后来,他们邀请我去上海参加会议,了解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资本是这么玩的,资本的力量这么重要。

  天使轮是300万元人民币,不是很多。到A轮时,我们去见了不少大的投资公司,他们根本不了解这个人群,包括很多大型的国际投资公司,甚至问他们是不是娘娘腔啊。资本进入时,我非常担心会动摇我原本的信仰。所以,我们的投资人一定要认同我们这个人群的文化,要支持我们做不产生商业利益的公益。

  2014年10月31日,苹果CEO库克宣布出柜。那时我们其实已经完成B轮3000万美元融资,还没公布。当天知道消息后,晚上11点,我自己写通稿,因为我最擅长的就是写材料,给投资方改完已到凌晨两三点,立马发给媒体,这事就爆炸了。

  Blued慢慢进入公众视野,我也经常会被邀请到处演讲。经常一上台,我就这么开场:你们千万不要小看我。我的公司值1.8亿元人民币,你们见过这么多钱吗?这不是开玩笑,在中国有很多做事的方法,你可以每年提交同性婚姻法议案,也可以进行社群运动。我就是想让大家看到我们这个群体强大的经济能力,让人不能小瞧我们。

同志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 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2016年开始,我们的商业价值就慢慢显现了出来。现在,我们的商业模式主要是两个,一是直播,二是广告,各占一半。2015年年底开始上线直播,一个月的流水达到1200万元,每月的增速是30%。一个好一点的主播,分成之后一个月也能收入几十万元。分成是采取阶梯式的,你获得的豌豆越多之后,我们会跟你签约,签约的分成有50%,提成高的能达到90%。现在做直播的都在烧钱,我们却已经盈利了。融资的钱还在账户里头,没碰。

  广告也很挣钱,每月以100%的速度在增长,我一直跟我们的销售团队说,你们卖慢一点,卖贵一点。有一家做男性时尚品电商的,在我们这投广告后,当天就爆单了,成为流量最高的一天。这证明了我们这一群体的消费能力是很强的。

  我不担心这块蛋糕被人抢占,因为别人基本没机会了,Blued就是中国男性社交软件的霸主。当然,非常欢迎越来越多的人进来,一起把蛋糕做大,但他们都会成为我们的下游。我一直说,要想挣这个人群的钱,必须要从我们身上蹚过去,因为人都在我们这里。

  为什么是我们做到这样呢?一是我们团队很棒,有中国顶尖的同志网站的站长;二是我们更了解这些人士的需求和痛点,他们有社交、生活服务、娱乐需求以及我们正在做的保险的需求;三是我们一直在做公益,这方面让政府很开心。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粉红经济了,国外有个数据,中国的LGBT人群市场规模达到3000万美元。我2011年在微博上介绍这个概念时,没几个人知道。

  未来粉红经济的前景会非常好,因为现在的创业都做垂直和细分领域,大领域都被巨头瓜分,即使涉足也没机会。再一个,这个人群很多的消费需求其实没有被满足,他们的消费也需要升级。此外,中国的环境和政策也越来越好了。

  我们今后的目标是成为全球顶尖的最大的行业公司,争取3年内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6年要成为亚洲的老大。目前,Blued海外用户占比20%,目标是2017年中期国内国外比例可以对半分。在国际化上,我们也在做各种布局,欧洲办公室8月就组建完成,为了解决文化差异问题,我们找当地人做当地的事情。

  2012年,搜狐给我做了一个纪录片后,我不得不从公安局辞职,我的家人才知道我在做这样一件事,瞒了12年。父母知道后,一开始不太理解,挺痛苦的,但现在挺支持的,2015年,我妈还让我把和总理见面的照片放大洗出来,摆在家里。

  来源:《博客天下》第224期

  同志社交霸主掌舵者耿乐:公益是信仰 商业是最大的公益

  相关阅读

  > i黑马专访Blued耿乐:做库克那样的人
  > 新经济100人:这是全球最大的同志互联网公司
  > 视频:优酷《创业分子》Blued专题《个性社交成长记》

查看更多 耿乐 Blued 粉红经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