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2016-10-26 来源:凤凰科技   关键字:粉创大赛 粉红经济 Blued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Blued创始人及CEO耿乐

  低调开场后 中国“粉红经济”还能有多少想象力?

  在北京霾深雾重的一个下午,中国粉红经济的创业者迎来了一场大聚会。中国首个,同时也是全球首个“粉红经济”创业大赛Blued新办公区正式开幕。

  “粉红经济”一词来源于二战时代。希特勒的纳粹集中营抓捕了很多同性恋,并会在每个人身上留下一个粉色三角型的标志。集中营会给同性恋者进行脑部手术,最终有几十万同性恋因此牺牲。“粉色”成为了纪念这些逝去人群的颜色,后来“粉红经济”就被指代为同性恋群体的商业行为。

  现在“粉红经济”也已经在中国落地生根。此次“粉红经济”创业大赛有来自国内外的四十多个“粉红经济”创业项目参加,这些创业项目涉及面广,有社交、影视制作、游戏、电商、短租服务等各个领域。

  “粉红经济”低调开场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粉红经济”创业大赛开幕现场

  此次粉红经济创业大赛的主办方之一是国内目前最大的男同性恋社交软件Blued。对于男同性恋者来说,Blued这个名字不会陌生。Blued是创始人耿乐继淡蓝网之后推出的一款社交软件,用户通过下载这个APP可以进行直播、聊天等社交活动。

  前一天晚上刚参加完公司团建活动的耿乐在活动现场稍显疲惫,但他在大赛现场仍非常兴奋。耿乐对凤凰科技表示,此次大赛从目前报名情况来看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去年的创意项目挺多的,但都只是一个想法,没有实施,今年整个创业项目和资本市场特别冷,好项目很少,新项目也少,所以这次能有40家来参与,我觉得很好。”

  虽然Blued在中国市场已经摸爬滚打多年,市场中也不乏一些同类的产品。但在耿乐看来,中国的粉红经济才刚刚开始,“可以看出,在此次大赛开幕时进行路演的三个项目还都比较早期,商业模式还不成熟。而且我还觉得粉红经济这个概念需要资本,需要媒体,或让创业者去接纳思考,至少还需要一两年的过程才能成熟。”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女同社交产品Rela热拉

  此次报名参加“粉红经济”创业大赛的项目之一,专做女同社交产品的热拉CEO鲁磊也表示,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做女同性恋社交的公司仅有10多家,亚洲地区主要集中在中国,欧美地区起步较晚但近期发展较快,“女同社交产品目前仍处于培养市场和建立品牌的阶段,不过增速越来越快,有爆发趋势。”

  从目前来看,“粉红经济”在中国低调开场后,却也非常顺利,耿乐认为随着这个群体的不断发展壮大,可见度的增加会让未来的“粉红经济”更加顺利,推动这个社会发生改变,让同志人群更解放。“在Blued出现之前,大家都觉得身边没有同性恋,但现在打开软件,你会发现身边有很多的同性恋,误解就能消除了。经济能起到柔软的作用,让可见度变高,敏感就免疫了。”

  Blued的“野心”

  此次“粉红经济”创业大赛开幕地点在Blued的新办公区,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张,Blued的办公区域也在不断扩大。

  今年Blued的重点是商业化,早期上线的直播、广告也已经为Blued贡献了大量营收,但这家公司还在计划在同性恋群体上做更多生意。今年9月份,Blued做了一档综艺秀《爱豆练习生》,类似于现在流行的选秀节目,这些在Blued直播平台上人气高的男主播们在一起相互PK。

  “这其实是我们在直播上的一个新尝试,秀场直播有点单调,这种综艺类的直播能孵化出更多IP,同时能够传达正能量,”耿乐表示,“《爱豆练习生》帮助我们实现了几个目标,一是增加了直播的入场人数,看直播的人数越来越多,二是增加了我们的收入,大家支持自己喜欢的主播,送的礼物会更多。最后,这个节目还能传递正能量,展现了同性恋人群的乐观、阳光和勇敢。这个节目已经成为我们的新IP,第二季我们正在联系大品牌的赞助。”

  除了《爱豆练习生》之外,Blued还打造了一档面向主流人群和同性恋人群的综艺节目《爱来不来》,邀请台湾两位知名艺人“小甜甜”和唐志中进行主持,让大家在一起交友。“本来这个节目是一档Gay版的非诚勿扰,但考虑到目前的政策限制,这款节目就改成了一档交友节目,不谈恋爱、不结婚,共拍了六集。前两集是乐视独家,后来我们发现关注度很高,就在全平台推广,一共有几千万次的播放。”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爱来不来》宣传海报

  综艺只是第一步,Blued未来还要涉足影视剧行业。据耿乐介绍,Blued已经孵化了一个影视部门,该部门内有制片人、编剧,“导演可能会请外国人来操刀,但整个编剧策划和市场团队都是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有可能还会单独成立一家影视娱乐公司。”

  未来Blued会拍摄一部中泰合作的耽美题材的影片以及网剧(耽美源自日本,主要指男性同性恋漫画作品)。考虑到国内的接受程度,耿乐表示这部网剧会首先走国际化道路,等把IP孵化出来之后,再通过大的电影去挣钱。“这部电影会在泰国、台湾地区的电影院上线,等IP孵化出来之后,我们还可以通过周边来实现盈利。”

  不过,综艺、影视等新业务似乎还是满足不了这家公司的“野心”,游戏、电商、保险、旅游等都在耿乐的算计当中。“新办公区已经不够坐了,明年我们还会有新的部门孵化出来,比如今年我们最大的一个部门就是国际部门,现在这个部门有20人,但海外业务增长得很快,这个部门还需要更多人手。明年我们还想要做游戏、保险、电商,都需要成立各自的新部门,公司还是要扩大。”

  女同市场逐渐崛起

  做男同性恋生意的Blued逐渐成为这个行业的标杆,与此同时女同市场也在爆发增长。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Rela热拉联合创始人兼CEO鲁磊(左)

  Rela热拉是国内做女同社交较为知名的社交网站。创始人鲁磊是一名男性,他坦然,当初开发热拉的动机非常简单,“身边有几个很好的拉拉朋友,我觉得她们交友困难,在2012年LBS(基于位置服务)产品爆发的时候,这些朋友还停留在QQ群、贴吧、BBS,当时就想为她们做一个社交软件,主要功能就是结识身边同类,找到恋人。”

中国“粉红经济”有多少想象力?
微电影《如果花会说话》

  据鲁磊介绍,热拉在2014年成立,目前已经有500万的用户,完成A轮融资。“除了开始启动A+轮融资外,接下来我们还要扩张二、三线城市和海外市场,未来目标是从女同市场升级到新女性市场。”鲁磊说道。和Blued类似,目前热拉的商业模式也只是虚拟增值服务,如热拉直播和会员服务,同时也开展了拉拉和泛女性影视文化项目以及一些周边产品。《如果花会说话》就是此前热拉拍摄的一部品牌微电影。

  在鲁磊看来,女同性恋市场的的天花板应该更高一些。女同群体的体量和男同一样大,同时又因为拉拉和异性恋女性之间有着共同性,因此热拉除了女同的用户群体之外,还能获得一部分接受、观赏和好奇的异性恋女性用户。”未来我们会以拉拉人群为核心,以‘中性’独立女性为载体,逐步共振到新女性文化和消费领域。“

  商业背后的“有色眼镜”

  对于耿乐和鲁磊这些“粉红经济”创业者来说,即使是现在,有时还会遇到社会向他们投来的“有色眼镜”。

  耿乐对凤凰科技表示,此前Blued参加的一个科技类展会上,审批手续已经办妥,但是在展览现场,监管人员还是告知他们宣传手册不允许摆放,让他们把所有带彩虹旗的内容都进行遮挡处理。“当时我们市场部的同事在现场都要急哭了,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和歧视,我就跟他们说没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可以要来这位监管人员的联系方式,我们可以再慢慢沟通。”

  耿乐常说的一句话是“商业是一种柔软的力量”,也就是这股“柔软的力量”让这些“粉红经济”的创业项目逐渐在成长壮大。有资料显示,同性恋者的消费能力比异性恋者要更高,而中国同性恋市场价值将达3000亿美元。为数不少的固定消费人群、增长的巨大潜力以及这些项目背后自带的道德光环让这个领域日益成为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

  对于现在的耿乐来说,业务的扩张让这位创始人身心俱疲,但他更享受在这之中所带来的变化,“我把公司同事团建的照片放在朋友圈,以前我所在的公安局的局长给我点赞,我会觉得事情在发生改变,虽然工作很累但心里很开心。”

  (作者:王芮 | 来源:凤凰科技)

  相关阅读

  > 首届粉红经济创新创业大赛启幕(图)
  > 趣味科技:玩转“粉红经济”(图)
  > 凤凰科技与全国最大同志网站CEO聊粉红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