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英国变性者惠特尔的冷暖人生

2017-03-04 来源:欧洲时报   关键字:变性者 StephenWhittle   【我要评论】  【我要投稿】

英国变性者惠特尔的冷暖人生
对惠特尔(右)而言,痛苦中的最大温暖,来自陪伴37年的“妻子”

  惠特尔:英国变性人的冷暖人生

  欧洲时报实习记者胡雨薇编译报道: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法学教授斯蒂芬·惠特尔(Stephen Whittle)是英国第13位由女变男的变性人。和这类群体的大多数不同,惠特尔很享受在媒体聚光灯下的存在感。他希望成为一个“偶像”、一个“标杆式的人物”,让更多的人了解、接纳并尝试尊重这个群体。

  “若有人举报我是‘变性人’,我就会失业”

  如果将两性的边界比作一堵围墙,把“女人”比作一方城池的话,城外有人想进去,城里却有人想出来。而惠尔顿和金星,一个城里,一个城外。“我并非想成为别人,也并非想与众不同。我只想找到一种方式,让我做自己,安然做自己,如同镜中那样。”这是人权活动家斯蒂芬·惠特尔的心声。

  每一年的平安夜,对年幼时的小惠特尔来说,没有礼物的期待和嬉闹的欢快,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困顿和对自我认知的分裂。“小的时候,每年的圣诞节我都会在心里隐隐担忧,很害怕,很孤独。我得到的礼物总是布娃娃,而我想要的却是一套像男孩子一样的,酷酷的牛仔衣,那是我最大的心愿。”

  1955年生于曼彻斯特的惠特尔从小就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火车司机。可能就在那时,他的命运开始注定崎岖不平。10岁的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和性别。惠特尔回忆,小时候他总是会招到小朋友的嘲笑和捉弄,因为学校里参加任何比赛时候,他总是不自觉的钻进男孩子的比赛队伍里,这让他一度尴尬和羞愧,面对别人的耻笑和无止尽的“纠错”,让他常常不知所措。

  17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惠特尔在一本杂志画报上看到了一则变性人通过手术实现从女人转变成男人的故事。那一页故事,像一束光,彻底打亮了他的生活。在那一刻,惠特尔感觉找到了自己。

  20岁那年,他终于成为了全英国第13个从女向男转换的变性人。他开始接受荷尔蒙替代疗法,开始“像男人一样生活”。而之所以说“像”,正因为除了生理方面的改变需要逐渐适应以外,如何获得外界对于自己身份的真正认可,才是他实现彻底转变的最终标志。

  而身体上带来的巨大不适感也让惠特尔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煎熬和痛苦,甚至连自己都分不清身体里的哪一块是女人,哪一块是男人。

  也是在那一年,他认识了自己的伴侣萨拉(Sarah)。痛苦中的最大温暖,便来自于这个陪伴了自己37年的“妻子”。顶着“变性人”或是“同性恋”的标签出门推销自己,获得认可,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英国来说,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公然“出柜”暴露自己的变性人身份对当时的社会来说仍是不可思议、常人畏足的敏感话题。直到20世纪末期,“同性恋”、“变性人”等标签在主流媒体的话语权里,还是带有判别色彩和消遣成分的居多。除了言语上的攻击,这一类人群在人才市场上也不受任何劳工法体系的保护。

  “那时我们很怕周围的邻居发现了我的身份,因为每次当我拿到一份稳定工作的时候,只要有人举报说我是‘变性人’,我就会立刻丢掉工作。”惠特尔说。

  早期的人们对于“变性人”的疏离感和恐惧感在全世界都是相似的。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性别重塑外科中心”陈焕然也曾在媒体中爆料,他在做变性手术之前是要按照“16个要求”来过滤的。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变性人”要有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对于这看似荒唐背后的逻辑,陈焕然解释说:“现在人才市场竞争如此激烈,连‘原装货’都找不到工作,就不要讲‘改装货’了。”

  从未放弃声援跨性别人的权利和推进司法改革

  惠特尔直到1985年遇到了后半生的贵人——老东家“曼彻斯特城市大学”,他的职业生涯才得以逆转。1993年,通过不断地学习和努力,他正式被聘为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法律系教授,专注于平等法的研究。

  “能来到曼彻斯特城市大学应该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运。起初我是从电脑搬运工做起。在那里,第一次没有人在意我的标签,没有人抨击我的身份,我开始变得自由,开始向往学术,开始慢慢在法律方便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研究路径。在这里,再也没有人会去质疑‘我是谁’。”

  但真正促使惠特尔走进法律研究,想拿武器做保护的,还是缘于惠特尔的伴侣萨拉,以及他们来之不易的4个孩子。2002年底,英国政府宣布了一项司法改革,允许进行过变性手术的人可以在出生证书上更改他们的性别,从而让变性人能够正式结婚。在这项改革背后,惠特尔正是当时的主要驱动者。

  此前在英国范围内估计有5000个变性人面临各种生存的考验。英国和爱尔兰共和国是当时欧盟成员国当中,唯一仍然禁止让变性人在完成变性手术之后,更改他们的出生记录的国家。

  当时的英国对于变性人的人权保护机制还很不完善,不仅影响他们申请养老金,更让这类人群心痛的是他们的婚姻无法在法律层面受到保护,同时也就无法实现领养小孩或者实现人工胚胎培养的愿望,继而在某种程度上被剥夺了变性人享受婚姻和家庭生活的权利。对于惠特尔来说,“他”的伴侣经由人工授精生下了孩子。但“他”却不能领养这些孩子。同理,如果一对伴侣想要领养小孩,他们就必须结婚。但很不幸地,在法律上“他”还是个女人,法律甚至不允许“他”结婚。让“他”有权当父亲的唯一一个办法是通过法庭取得一项称为父母权力的协议,但这项协议只有在“他”和“他”的伴侣住在一块儿时才有效。如果两人分开,惠特尔就会丧失这项权利。万一惠特尔的伴侣去世,惠特尔同样无权领养小孩。

  出于对孩子和对正常家庭的渴望,惠特尔在1997年向欧洲人权法庭提出的上诉案,他当时要求将自己的身份合法登记为伴侣萨拉腹中受精胎儿的父亲,但最终没能成功。但在不久后的一场类似诉讼中,英国斯特拉斯堡法庭终以“裁决两名英国变性人胜诉”为标志,打开了针对变性人群立法改革的大门。

  2016年,惠特尔成为了他人生中一个新的重要角色——父亲。孩子的到来让惠特尔有了精神寄托。欣慰之余,惠特尔开始有意识地利用身边的资源,试图抓住每一个机会,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具有话语权的、权威的法律专家,在学术上有所建树。这个目标很快通过他不断发表的高质量论文和调研报告而得以实现,惠特尔开始在性别与法律方面挖掘更多潜在领域、找出更多法律层面的漏洞、创立不同的研究方法以试图一一攻破,尝试在对“跨性别人群”的人权保障、就业保障、生育问题和子女权利等等方面建立新的话语权,推动英国像其他欧盟国家一样建立更完善的人权保障机制。2005年,惠特尔当选为“世界跨性别健康专业协会”主席,开始在世界范围推动对变性人群的法律保护。

  30多年来,惠特尔对于跨性别人群的权利的声援和对于司法制度的改革推进始终没有放弃。作为愈加知名的专家、学者,惠特尔凭借其在司法、学术和公益领域作出的卓越贡献在2015年获得了大英帝国勋章(英国授勋及嘉奖制度中的一种骑士勋章),由皇室成员查尔斯王子在白金汉宫亲自为其加冕。

  希望成为“偶像”或“标杆人物”

  惠特尔办公室的剪贴板上醒目地贴了一张标语:Make Me a Man(让我做个男人),这是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BBC Channel 4)的纪录片导演为他量身定做的。这部当时引起高度关注的纪录片讲述了惠特尔在2001年到2003年间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生殖器再造”手术。这部热播的纪录片几乎让惠特尔一夜就成了当时的“网红”,而他本人却也很享受这种聚光灯下的存在感。和其他的变性人不同,惠特尔是继英国第一变性人“艾普萝·阿什利“之后,媒体曝光度最高的变性人之一。在过去的6年间,他在各大媒体平台做过大大小小约30档节目。惠特尔坦言,每个做过变性手术的人,面对大众时都会有“如临大敌”的恐惧感,但不同的是,惠特尔更希望可以利用他的学术权威性和知名度鼓励变性者站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接纳并尝试尊重这个群体。他希望成为一个“偶像”,一个“标杆式”的人物。

  所谓“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都是一定程度的“雌雄共体”,而那些选择改变自己性别的人,不过是在经历了情感和生理上的挣扎后,发现自己仍难以被清晰地划归为任何一类性别罢了。性别的摇摆,不过是发觉自己的灵魂闯入了一个错误的身体里。就像戈夫曼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一书中的洞见,每个人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前台”)和真实自我(“后台”)之间都难免有某种冲突关系。而惠特尔的独特之处不过在于,他前半生的“前台”是女性而“后台”是男性,直至后半生因统一为男性而获得了自在。

  尽管惠特尔曾在采访中不断提及自己年轻时受苦于对性别认同的内在冲突,也屡次回忆起手术过后来自父母的惊讶和朋友的疏远。直到近日,谈起母亲的那句“我们倒宁愿你当初只是同性恋”,他仍不经意地眉眼下垂,扫过一秒的停顿和失意,仿佛回到了17岁前的那个自己,困顿,而不知所措。

  但幸运的另一面是,这确实是个自由主义的好时代,所以总会有人鼓励你“做自己就好”,不与自己为敌。围绕“变性”所谈论的,从来就不是轻松的话题,甚至可能会上达哲学层面的意义,其中所讨论的也是一个典型的现代问题,那就是:如何面对真实的自我。

  经历过整整两年的痛苦挣扎,惠特尔才获得自由和平静。有人问他,你后悔吗?他说:“不会后悔。我感谢我以变性人的身份游走在政治运动的边沿,我在做的是呼吁摒弃一种身体的法西斯主义。如果今天变性人能够成功,能够获得足够的尊重,那么其他战场也是一样,所有关于‘身体’的战斗,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男或女,最终也都会回归平静和安宁。”也有人问他,做这样的事情,有一天会停下来吗?他说,“我会。有一天,再没有一个孩子会去经历我所经历过的,那一天,我会停下脚步。”

  (来源:欧洲时报英国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查看更多 变性者 StephenWhittl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