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2017-09-06 来源:大众网   关键字:艾滋 防艾 姜珍霞   【我要评论】  【我要投稿】

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大众网青岛讯:(编者按) 8月17日,全国卫生计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来自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制科主任姜珍霞获得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本期隆重推出特辑:《最美天使榜样力量》为您讲述他们之中的故事——

  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是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只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了应该做的一些很平凡的事情。我于1987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传染防治工作,从未间断。1992年青岛市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时,那时我才20多岁,当时单位领导找到我让我从事这项工作,但那时我心理真的非常恐惧,我害怕与艾滋病病病人接触时会感染上艾滋病,坚决拒绝了领导的要求,但领导说让我先干一段时间,如果实在不愿做这项工作就换别人做。

  按照国家要求,艾滋病病人每年需要随访两次,并为他们抽血化验体内免疫力水平,随时观察他们的身体状况,关怀帮助他们,以减少他们的反社会行为,降低艾滋病的进一步传播。在与艾滋病病人接触的最初两年时间里,我每次去他们家里心里都很害怕,甚至进门摸门把手时心理也怀着恐惧的心情,到了他们家里也不敢坐,只是匆匆把血抽完,赶快离开。那时我自己家里没有安装电话,那些艾滋病病人家里也都没有电话,上班去一般家里没人,所以需要下班后或节假日去,有时候去好几次都赶上家里没人,甚至有时晚上很晚才回家,每次回到家里,我老公也害怕被传染上艾滋病,他坚持让我把所有衣服都消毒一遍,才能休息。老公特别不支持我的工作,他感觉自从我做了这项工作后,晚上和节假日经常不在家,心理非常不高兴。记得有一次去一个艾滋病人家里时正赶上他们家里没人,一直等到晚是10点多夫妻两才回来,我进去询问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后,就把抽的血带回家,到家时已是晚是11点多,我老公一听说我把艾滋病病人的血带回家,就逼着我让我马上把血送回单位,他说艾滋病人的血放家里他没法睡觉,那时我家离单位很远,我又把血送到单位,回到家时已是下半夜。那两年里我晚上经常做梦梦见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好几次从梦中惊醒。当时我的思想产生了动摇,不想从事这项工作了,感觉工作给我的家庭造成了不和睦,也使我个人身心疲惫。因为我经常去这些艾滋病人家里,他们也慢慢地被我感动了,有几个艾滋病人就趁工作之余经常到单位找我,述说他们心理的烦恼,他们说只有和我聊天才能放下心理的恐惧,并且通过和我接触,他们重新树立了生活信心,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慢慢地我与这些艾滋病人产生了友谊,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感觉他们每个人都给我带来了不同的幸福。

  实际上不论什么原因,感染上艾滋病病毒都是不幸的,艾滋病病人将面对生活和工作中的一系列现实问题,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心理压力和社会冲击都非常严重。有的人自认为将有生命危险,不能面对现实,不可预期的死亡让他们陷入焦虑、恐怖、愤怒、绝望等严重的情绪反应之中,接下来陷入长期的心理压力;有的人担心传染给家人和他人,内心祈求出现奇迹,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那些通过性接触染病者有悔恨和罪恶感,也有的人因爱人或情侣感染从而心生憎恨;严重的社会歧视使病人遭受着又一种打击,他们受到周围人的拒绝、歧视,或者失去工作。青岛市所有感染者中,凡是告诉单位领导的,都被单位以种种名义让他们下岗回家,还有的单位告诉艾滋病感染者,只要他们不上班,工资、福利等一切待遇视同上班一样。有的感染者害怕被社会遗弃,从而变得自暴自弃,生活放荡,失去对未来的希望,想到或实施过自杀。我市曾经有一例艾滋病感染者,当他告诉家里人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父母、兄弟姐妹均马上断绝与他来往,让他自己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屋里,也不给他送饭,他的未婚妻也马上断绝了与他的关系,在彻底绝望的情况下他上吊自杀了。另外社会的歧视使感染者家属陷入巨大痛苦中,怨恨已经感染疾病的亲人,加深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或者与社会产生对立。也使感染者加重反社会、报复社会的心理,青岛市的感染者中也有因为不堪忍受单位领导泄密,从而产生报复心理的。这例感染者曾一度扬言要把泄密的领导杀了,然后再把他家给砸了。经过我的再三劝导、说服,才使他打消了这种可怕的念头。

  为了保密,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以各种不同的身份与艾滋病人及其家属接触,有时是以同事的身份,有时是以同学的身份,有时是以亲戚的身份。记得有一次去一个村里看望艾滋病人,为了不给他造成任何影响,我们把车停在很远的地方,然后步行去他家里,因为去了很多次,刚一到村口村里的村民就认出了我,赶快跑着去告诉艾滋病人:“快出来迎接,孩子她大姨来了。”当然村里人并不知道此人是艾滋病人,每次我去他家时都以大姨的身份,作为大姨的我每次去的时候免不了要带点小礼品。在和这家人的交往过程中,我与他们建立了真诚的友谊。他们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只要能做到的,我就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有的时候邀请他们来青岛玩,他们都很愉快的接受了,我们真的像亲戚一样走动,关系非常密切。这例艾滋病人刚查出阳性时,体内的CD4水平已经降至50多个,正常人是400多,我们及时为她提供了免费的艾滋病抗病毒药物,使她的身体一直处于良好的水平。当时她有一个可爱的儿子,不幸的是这个儿子一出生就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两岁时因慢性腹泻不治身亡。孩子的奶奶一时受不了失去孙子的打击,顿时精神失常了,她就带着她的婆婆来青岛找我,我就带着她们去七医看病,医生诊断她婆婆的病情很严重,短时间内好不了。为了使她婆婆病情好转,她坚持再生一个孩子,在吃药的情况下她又怀孕了,这次生出了一个健康的男孩,这个孩子现已上小学,非常健康,她婆婆也随着孙子的降临精神病完全好了。青岛市感染了艾滋病的孕妇只要服用了免费的母婴阻断药物,生出来的孩子都是健康的,国家免费的药物效果非常好。还有一位艾滋病病人,根据他自身的情况,我就以同学的身份与他交往,每次去他家时,他父母、兄弟姐妹都对我特别热情,因为他们感觉到他与我这位同学在一起交谈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原来给这些艾滋病人带来快乐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在与他们的交往过程中我感到非常幸福,我越来越喜欢自己所从事的工作。

  有一位小姑娘,她查出感染艾滋病病毒时,是在医院里做流产手术,当时她还没有结婚,一个人孤零零的每天以泪洗面,并且还告诉她的父母说自己得了绝症,再也不回家了,把手机号码也换了,完全与家里人失联了。我来到她的病房时她仍然在痛苦流涕,我马上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奋力挣脱我,说“你别碰我,别传染上艾滋病”,我说没关系,我和艾滋病人接触了10多年,经常和他们一起玩,一起吃饭,也没传染上,一般的途径都不会传染艾滋病。她马上止住了哭啼,说这是真的吗?我说这当然是真的,又马上握住了她的手,一直拉着她的手和她说话,慢慢地她开始脸上有了笑容,好几天了她都不吃不喝,我就下楼去给她买了粥、鸡蛋和粽子,看着她开开心心的吃下去,我心理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她又求我去她家里和她父母沟通,让家里人不要为她担心,我又随她去了她家里,和她父母及家里人解释了绝症是诊断错误,让他们放心。原来她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还有哥哥和姐姐,从小就备受宠爱,原本家里人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她的父母整晚上睡不着觉,一家人都陷在悲伤之中,听了我的话,一家人又回到了以前幸福的时光。

  曾经有个小伙子检测报告显示阳性时,他马上产生了自杀的念头,离开家人去了外地。家里人都急疯了,到处找他。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说请他吃饭,他回复说你敢吗?他认为感染上艾滋病就是得了绝症,如果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就会传染他们。我又回复他,这些途径都不传染艾滋病,他半信半疑,就到我们单位来找我,拿了一个杯子,当着我的面喝了一口水,然后看着我让我喝他的杯子,我马上拿起杯子把水杯里的水全部喝完,他看着我还是不相信。他说,你如果敢来我们家吃一顿我亲自做的饭,才能彻底释怀。我就答应了他,约好时间去他家里吃饭,他做了四个菜,我就和他一起在一个盘子里夹菜吃,吃完饭后他又亲自削了一个苹果递给我,我马上吃了。他心理真的相信了,很快树立了生活的信心,又投入到工作中。我的心理感到特别幸福。

  在多年的随访工作中,我与每一位艾滋病人都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友好关系。青岛市的艾滋病人各行各业都有,也许不经意间,我们就会接触到他们,在公交车上,在商店里,在各种公共场所。为了让他们彻底打消思想顾虑,更好地生活,跟哪些做生意的艾滋病人接触时,我都会详细地询问他们具体在哪里工作,记得有一次我曾经跟其中的一位艾滋病人说:“我正好想买这些东西,可以去你那儿买吗?”没想到他非常高兴地告诉我:“在你方便的时候来找我吧,我会给你质量最好的货物,并且按进价卖给你。”为了不让他失望,星期六我就带着女儿来到了他卖东西的地方,女儿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我和女儿挑选了半天,最终给女儿买了一条裤子。因为他卖的东西即便宜质量又好,女儿就经常让我带她去他哪儿买东西,这次买上衣,下次买帽子,我们两个成了他的常客。我和他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他也会把心里的话告诉我,他生活得非常快乐,我也由衷地为他高兴。记得还有一位艾滋病人是搞家庭装修的,他是位非常出色的设计师,很多年前我们家分到了一套不大的房子,我就请他帮我设计,他非常高兴,去我们家新房子看了好几次,施工过程中,还亲自来指导。我对他这么信任他从心里感到高兴,更加坚定了对生活的信心,他经常打电话找我聊天,要么就去单位找我,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也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他、指导他。我所接触到的每一位艾滋病人都对我非常信任,他们愿意把心里的话告诉我。除了我去这些艾滋病人家里随访外,艾滋病人以及艾滋病的家属也经常来我们单位找我,我们疾控中心有一个专门的艾滋病谈话室,每当艾滋病人及家属来了之后,我就把他们带到谈话室,这样可以使他们思想放松,把心里要讲的话全说出来,说完之后,他们的心里就会感觉轻松许多,也会更加坚定生活下去的信心。跟每一位艾滋病人及家属谈话时,我都会认真倾听他们的诉说,对于他们思想想不开的一些问题,给予解答,使他们逐渐解开心里的结。这些艾滋病人跟我无话不谈,从家庭关系、夫妻关系、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以及社会中遇到的一些问题,自己的成长经历等等,都一一跟我诉说,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但我本着这样一个原则,只要他愿意跟我谈,我就不会打断他,即使到了吃饭的时间,到了下班的时间,我也会继续跟他们交谈。也有一些艾滋病人经常节假日及晚上找我,每一次我都很痛快地答应他们的要求,我们之间真正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20多年来,我越来越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为青岛市每一位艾滋病人服务我感觉特别幸福。

  (来源:大众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艾滋 防艾 姜珍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