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带来抗艾曙光的研究未能重现结果

2019-09-06 来源:学术经纬   关键字:防艾 艾滋

曾带来抗艾曙光的研究未能重现结果

  这篇《科学》论文带来了治愈艾滋病的曙光,三篇《科学》论文都没能重现它的结果

  学术经纬/报道

  “通过重复实验和比较结果来验证(科学研究的)可信度,是科学的基石。”——《科学》杂志主编Jeremy Berg博士

  2016年,一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论文在生物医药领域掀起了巨大的波澜。由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主导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恒河猴的艾滋病模型中,在停用抗病毒药物之后,一种针对α4β7整合素的抗体能有效将病毒控制在“检测不出”的水平。夸张的是,在接受这种抗体治疗的近一年后,抗病毒的疗效看似依旧存在。

  这项研究结果对于治疗艾滋病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如果它能在人类患者身上得到重复,无疑将让我们看到治愈艾滋病的曙光。更令人欣喜的是,早在2013年,美国FDA就已经批准了一款名为vedolizumab的药物。它虽然是治疗不同的疾病,却具有同样的作用机理。一些医疗机构也急迫地推进和开展人类临床试验,想要评估它在治疗艾滋病上的潜力。

  在推进至人类应用方面,科学家们则要谨慎许多。正是由于这项研究的意义极为重大,曾资助该研究的美国过敏及传染性疾病研究所决定,必须要对这项研究进行重复,检验这种神奇的抗病毒效果是否真实存在。今日最新一期《科学》杂志上,也发表了三项后续的验证性研究。

  没有一项研究能重现这个结果。

  在验证性研究刚开展时,科学家们就嗅到了一丝不安的味道。通过基因测序,研究人员们意外地发现在2016年的《科学》论文中,实验所采用猴免疫缺陷病毒(SIV)并非是“野生型”,而是具有基因变异——在这个病毒的nef基因里,存在一个终止密码子。

  有意思的是,研究人员们并非对此毫不知情。事实上,该论文的作者之一“有意”挑选了这个病毒株用来做实验,理由是它“更能代表慢性的HIV感染”。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个信息透露给论文的其他合作者,也没有在论文中明确说明这一点,这个做法就很令人怀疑。为此在今年3月,《科学》杂志曾发表过来自编辑部的担忧(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

  而后续的研究果然证实了他们的担忧。在这三项研究里,两项研究使用的是2016年所使用的病毒,另一项研究使用的是更常见的病毒株。《科学》杂志主编Jeremy Berg博士在今日的一篇评述中克制地说,这三项研究彼此之间的结果都非常类似,而与2016年的最初研究有很大的区别——在停用抗病毒药物之后,针对α4β7整合素的抗体并不能有效地控制病毒。

  但根据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科学》是其旗下杂志)的一则声明,《科学》杂志目前在“表达担忧”之外,并不会对2016年的论文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我们可以在Jeremy Berg博士的评述中找到理由——在病毒株的差异之外,实验动物的免疫能力,病毒的暴露方式,以及其他种种因素,都可以造成实验结果的不同。因此从严谨的角度出发,我们不能因为3项研究的结果具有一致性,就认为最初的研究存在虚假或不实。

  从另一方面讲,如果在不同条件下进行的实验无法得到重复,本身就会削弱最初结论的可信度。事实上,我们也的确没能在人类临床试验中观察到积极的信号:一项刚刚发表在《科学》子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研究报告表明,在人类患者中使用针对α4β7整合素的抗体vedolizumab,不能带来长久的抗病毒效果。

  过去几年,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的“可重复性差”,已是一个热议的话题。今日的这一系列研究,则又往这池深水中抛入了巨大的石块,势必带来新的波澜。Jeremy Berg博士在评述的最后说到,尽管出版行业对“发表重复性的研究”并不感冒,但这些重复性的结果具有很重要的意义。只要能对领域产生足够的影响,《科学》杂志也将鼓励重复性研究的发表。

  参考资料:

  ⑴ Jeremy Berg, (2019), Replication challenges,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z2701

  ⑵ Siddappa N. Byrareddy et al., (2016), Sustained virologic control in SIV+ macaques after antiretroviral and α4β7 antibody therapy,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g1276

  ⑶ Jeremy Berg, (2019), Editorial expression of concern,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z2722

  ⑷ M. Di Mascio et al., (2019), Evaluation of an antibody to α4β7 in the control of SIVmac239-nef-stop infection,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v6695

  ⑸ Peter Abbink et al., (2019), Lack of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an antibody to α4β7 in SIVmac251-infected rhesus macaques,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w8562

  ⑹ Nami Iwamoto et al., (2019), Blocking α4β7 integrin binding to SIV does not improve virologic control,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w7765

  ⑺ Michael C. Sneller et al., (2019), An open-label phase 1 clinical trial of the anti-α4β7 monoclonal antibody vedolizumab in HIV-infected individuals,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DOI: 10.1126/scitranslmed.aax3447

  ⑻ Following three failed replications of 2016 study, Science maintains 'EEoC', Retrieved September 5, 2019, from 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9-09/aaft-ftf090319.php

  (来源:学术经纬)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曾带来抗艾曙光的研究未能重现结果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防艾 艾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