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服务中断或致艾滋病死亡人数骤升

2020-05-13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关键字:防艾 新冠肺炎 艾滋

卫生服务中断或致艾滋病死亡人数骤升
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 Sergey Volkov

  原标题:不作为的代价:与COVID-19相关的服务中断可能会导致死于艾滋病毒的人增加数十万

  在预防艾滋病毒母婴传播方面取得的进展可能会化为乌有,儿童中新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将增加多达104%

  由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召集的一个模拟小组估计,如果不努力减少和克服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卫生服务和供应的中断,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中断6个月可能会导致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2020-2021年因艾滋病相关疾病(包括结核病)死亡的人数增加50多万。2018年,该地区估计有47万例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

  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导致服务中断——这项模拟工作表明,社区和合作伙伴需要马上采取行动,因为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中断6个月的影响可能就会使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恢复到2008年的水平,当时在该地区观察到95万例以上与艾滋病相关的死亡。而且,至少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大量的人将继续因服务中断而死亡,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死亡人数的年平均增长率将超过40%。此外,艾滋病毒服务中断也可能对明年的艾滋病毒发病率产生一些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说:“非洲将有50多万人死于与艾滋病相关的疾病,这一可怕的前景就像是历史重演。”

  “我们必须将此视为是在警示各国要确定维持所有重要卫生服务的方式。对于艾滋病毒,一些国家已经采取了重要步骤,例如确保人们可以从卸货点收取大量的治疗包和其它基本商品,包括自我检测包,这减轻了卫生服务和卫生人力的压力。我们还必须确保全球检测和治疗的供应继续流向需要它们的国家。”谭德塞博士补充道。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8年估计艾滋病毒感染者有2570万人,1640万人(64%)正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这些人现在面临治疗中断的风险,因为艾滋病毒服务被关闭或供应链中断导致无法提供抗逆转录病毒治疗,亦或是因为支持COVID-19应对行动的需要导致服务不堪重负。

  “COVID-19大流行绝不能成为转移对艾滋病毒的投资的借口,”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温妮·拜恩伊玛说,“在抗击COVID-19的斗争中,可能会牺牲艾滋病防治工作来之不易的成果,但健康权意味着,抗击任何一种疾病都不应以牺牲另一种疾病为代价。”

  当坚持治疗时,一个人的艾滋病毒载量会下降到检测不到的水平,从而保持该人的健康并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当一个人不能定期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时,病毒载量会上升,影响到这个人的健康,有可能最终导致死亡。即使是相对短暂的治疗中断也会对一个人的健康和传播艾滋病毒的可能性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这项研究汇集了五组建模人员,他们使用不同的数学模型来分析COVID-19对艾滋病毒检测、预防和治疗服务可能造成的各种干扰的影响。

  每一个模型都考察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治疗中断三个月或六个月对艾滋病死亡率和艾滋病毒发病率的潜在影响。在中断六个月的情景中,一年中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的增加估计在471000至673000之间,这使得世界不可避免地无法实现2020年全球艾滋病相关死亡人数不到500000的目标。

  三个月的中断时间较短,对艾滋病毒相关死亡的影响较小,但仍然显著。如果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提供出现更多的偶发性中断,就会导致对治疗的坚持断断续续,从而导致艾滋病毒耐药性的扩散,对该地区未来治疗的成功产生长期影响。

  服务中断还可能导致在预防艾滋病毒母婴传播方面取得的成果化为乌有。自2010年以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儿童新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下降了43%,从2010年的250000人降至2018年的140000人,原因是在该地区艾滋病毒服务对母亲及其子女的覆盖率很高。由于COVID-19而减少这些服务6个月可能会导致儿童中新增艾滋病毒感染病例数急剧上升,上升幅度在莫桑比克高达37%,马拉维78%,津巴布韦78%,乌干达104%。

  COVID-19大流行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艾滋病应对措施产生的其它重大影响可能导致更多的死亡,这些影响包括由于卫生设施不堪重负以及病毒载量检测暂停而导致的临床护理质量下降、依从性咨询和药物治疗方案的改变减少。每个模型还考虑了预防服务的中断对该地区艾滋病毒发病率的影响程度,包括中止自愿的男性包皮环切手术、避孕套供应中断和中止艾滋病毒检测。

  这项研究强调,亟需作出努力,确保艾滋病毒预防和治疗服务的连续性,以避免艾滋病毒相关死亡人数增加,并防止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艾滋病毒发病率上升。重要的是,各国应重点支持供应链,确保已经接受治疗的人能够继续接受治疗,包括通过采取或加强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多月配药等政策,以减少为常规维持治疗前往卫生保健设施的需要,减轻不堪重负的卫生保健系统的负担。

  “每一起死亡都是悲剧,”拜恩伊玛女士补充道,“我们不能对数十万人不必要的死亡袖手旁观,其中许多是年轻人。我敦促各国政府确保每一个感染艾滋病毒的男人、女人和儿童都能定期获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种拯救生命的手段。”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

  联合国艾滋病毒/艾滋病联合规划署(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领导并激励世界实现其共同愿景,即无新增艾滋病毒感染、无歧视和无艾滋病相关死亡。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联合11个联合国组织——难民署、儿童基金会、粮食署、开发署、人口基金、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联合国妇女署、劳工组织、教科文组织、世卫组织和世界银行——开展工作,并与全球和国家伙伴密切合作,作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部分,力争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疫情。在unaids.org网站上了解更多信息,并在脸书、推特、Instagram和YouTube上与我们联系。

  世卫组织

  世界卫生组织在联合国系统中领导全球公共卫生事业。世卫组织创立于1948年,与6个区域中150多个办事处所覆盖的194个会员国合作,促进健康、维护世界安全并为弱势群体服务。我们2019-2023年的目标是确保全民健康覆盖受益人口新增10亿人,面对突发卫生事件受到保护的人口新增10亿人,健康和福祉得到改善的人口新增10亿人。

  资料来源:

  Jewell B, Mudimu E, Stover J, et al for the HIV Modelling consortium, Potential effects of disruption to HIV programmes in sub-Saharan Africa caused by COVID-19: results from multiple models. Pre-print, https://doi.org/10.6084/m9.figshare.12279914.v1, https://doi.org/10.6084/m9.figshare.12279932.v1.

  Alexandra B. Hogan, Britta Jewell, Ellie Sherrard-Smith et al.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on HIV, TB and malaria in low-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01-05-2020). DOI: https://doi.org/10.25561/78670.

  (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卫生服务中断或致艾滋病死亡人数骤升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防艾 新冠肺炎 艾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