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艾长跑中的得力“助推器”

2020-06-29 来源:网易新闻   关键字:防艾 艾滋

抗艾长跑中的得力“助推器”
2019全球十大健康威胁

  原标题:更快、更强的抗病毒药物,抗艾长跑中的得力“助推器”

  医学界感染频道

  助力HIV感染者长期获益,实现更优生活质量。

  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公布了全球十大健康威胁,其中艾滋病位居第十,仍然是一项全球主要公共卫生问题[1]。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8年,全球约3790万人感染HIV[2]。在我国,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感染者95.8万[3]。

  目前抗反转录病毒药物(ART)仍是HIV治疗的最有效方案,有效的抗病毒治疗大大降低了HIV感染者机会性感染的发生率以及死亡率,使HIV感染者的预期寿命延长且接近于一般人群。那么,理想的抗病毒药物该具备哪些特征?

  强效快速、低耐药
  理想抗病毒药物必备特征

  一般来说,理想的抗病毒药物需具备多种特征,主要包括:高效低毒、低耐药、耐受性优、低片剂负担、低治疗成本和全球可及性等[4]。然而,考虑到HIV感染人体后,可引起免疫反应和造成免疫细胞和组织的持续破坏,因此快速、强效是选择ART药物时需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

  START研究是一项大型、随机、多中心研究,共纳入4685例HIV感染者(中位HIV RNA为12,759拷贝/ml),评估早期起始ART治疗的获益。结果显示,早期启动ART治疗组的病毒载量快速降低,CD+细胞计数明显增加,且AIDS及非AIDS相关事件、死亡的发生率显著低于延迟启动治疗组[5]。

  该项研究提示,免疫系统的损害在HIV感染早期即已存在,正在接受ART治疗感染者进展为AIDS的风险并不等于0。因此,早期使用快速起效、强效抑制病毒的药物可减少HIV对于感染者免疫系统的破坏,延缓疾病进展,提升长期治疗预后[5]。

  此外,AIDS/HIV的抗病毒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目前的药物只能控制HIV的复制,不能将感染者体内的病毒彻底清除。然而,由于HIV的高度变异性,长期治疗中感染者体内的HIV对治疗药物产生耐药性,从而导致治疗失败[6]。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最新艾滋病病毒耐药性报告中:在过去4年中,亚洲、非洲和美洲等12个国家中,依非韦伦(EFV)和/或奈韦拉平(NVP)的治疗前耐药水平超过10%,且女性水平几乎是男性的2倍,已超可接受阈值范围[7]。

  研究显示,成功的病毒学控制可以减少HIV治疗人群的新发耐药[8]。因此,选择更为强效的抗病毒治疗药物可以更大程度、更持久地抑制个体血浆病毒载量,恢复或维持免疫功能,延迟和防止耐药突变的发生,从而降低病死率及减少传播、延长感染者生存时间、改善生活质量[8]。

  漫漫抗艾路
  TA用实力诠释真正的守护者

  艾考恩丙替片(E/C/F/TAF)是中国首个基于恩曲他滨(FTC)/丙酚替诺福韦(TAF)的单一片剂方案(STR)。TAF是替诺福韦(TFV)的新型靶向前体药物,仅25mg的TAF就具有与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TDF)300mg相当的抗病毒疗效,同时肾脏和骨骼安全性更佳,从而可以帮助满足HIV感染者长期治疗的需求[9]。

  一项为期48周的随机、对照、双盲研究,纳入150例初治HIV感染者,随机接受E/C/F/TAF和E/C/F/TDF(STB)治疗,对比二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E/C/F/TAF组在第4周时即有约60%的HIV感染者实现病毒学抑制(HIV RNA<50拷贝/ml),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毒学抑制率进一步增加[10]。

  此外,在初治、经治成人HIV感染者以及青少年、女性、老年人、合并高血压/糖尿病/乙肝等特殊HIV人群中,E/C/F/TAF均可实现强效、持久抑制病毒复制,在不同人群中的病毒学抑制率(HIV RNA<50拷贝/mL)均≥92%(治疗48周时)[9,11-14]。

  在耐药性方面,一项为期144周的研究,纳入1733例初治HIV感染者,评估E/C/F/TAF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在第1年(48周)、第2年(96周)和第3年(144周)期间,分别仅有约0.8%、0.3%和0.2%的受试者发生耐药突变;在3年的随访期内,累计仅约1.4%的感染者出现耐药[15]。此外,亚洲人群中,在初治、经治及伴轻-中度肾功能不全的感染者中,E/C/F/TAF使用144周的治疗失败发生率为0,总体优于非亚洲人群[16]。

  基于E/C/F/TAF的亮眼表现,目前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推荐将E/C/F/TAF作为成人及青少年艾滋病患者一线治疗方案[17]。

  专家点评

  高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可以将AIDS/HIV感染者体内的病毒控制在检测不出的水平,不仅能重建患者的免疫功能、降低AIDS的发病和死亡、改善HIV感染的预后,还能大大减少HIV在人群中的传播。

  总体而言,从个体水平选择抗病毒药物时应综合考虑多重因素,包括:抗病毒疗效、耐药性、毒副作用、治疗依从性、是否合并其它疾病、是否同时服用其它药物、费用以及获得药物的途径等。考虑到HIV感染对免疫系统的损害及耐药性的严重危害,选择快速、强效的药物显得尤为重要。

  以FTC/TAF为基础的整合酶单一片剂方案艾考恩丙替片具有快速、强效抑制病毒的作用,且临床耐药发生率低,试验证实亚洲人群144周耐药率为0,长期治疗的副作用小。此外,其一天一片的简便用药特点也极大的提高了HIV感染者的治疗依从性。作为获中国指南推荐的一线治疗方案,艾考恩丙替片的广泛应用为实现4个90%目标提供了有力保障!

  专家简介

  覃善芳 教授
  广西壮族自治区龙潭医院副主任医师
  广西艾滋病诊疗质控中心办公室主任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青年委员会委员
  广西预防医学会艾滋病分会副主任委员
  广西医师协会感染科医师分会常委

  参考文献:

  1. Ten threats to global health in 2019. https:// www.who.int/ news-room/ feature-stories/ ten-threats-to-global-health-in-2019.

  2. UNAIDS Data (2019).

  3. 2019年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新进展. 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

  4. Grinsztejn B, et al. Towards an Ideal Antiretroviral Regimen for the Global HIV Epidemic[J]. J Virus Erad. 2017 Jul 1;3(3):111-116.

  5. INSIGHT START Study Group. Initiation of Antiretroviral Therapy in Early Asymptomatic HIV Infection[J]. N Engl J Med. 2015 Aug 27;373(9):795-807.

  6. 徐小元, 李文刚. 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药物的合理选择[J]. 中华医学杂志. 2006; 86(44): 3097-3098.

  7.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HIV DRUG RESISTANCEREPORT 2019.

  8. 赵燕, 张福杰, 刘中夫, 等. 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者/艾滋病患者抗病毒治疗的公共卫生意义及策略进展[J].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11; 29(7): 442-445.

  9. Greig SL, Deeks ED.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Emtricitabine/ Tenofovir Alafenamide: A Review in HIV-1 Infection [J]. Drugs. 2016 Jun;76(9):957-68.

  10. 48 Week Study of Tenofovir Alafenamide (TAF) vs.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TDF), Each in a Single Tablet Regimen (STR) with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and Emtricitabine [E/C/F/TAF vs. E/C/F/TDF] for Initial HIV Treatment.

  11. Hodder S, Squires K, Kityo C. Brief Report: Efficacy and Safety of Switching to Coformulated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Emtricitabine, and Tenofovir Alafenamide (E/C/F/TAF) in Virologically Suppressed Women[J].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8 Jun 1;78(2):209-213.

  12. Maggiolo F, Rizzardini G, Raffi F, et al. Bone mineral density in virologically suppressed people aged 60 years or older with HIV-1 switching from a regimen containing tenofovir disoproxil fumarate to an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emtricitabine, and tenofovir alafenamide single-tablet regimen: a multicentre, open-label, phase 3b, randomised trial[J]. Lancet HIV. 2019 Oct;6(10):e655-e666.

  13. Switching to Tenofovir Alafenamide, Coformulated With Elvitegravir, Cobicistat, and Emtricitabine, in HIV-Infected Patients With Renal Impairment: 48-Week Results From a Single-Arm, Multicenter, Open-Label Phase 3 Study[J].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6 Apr 15;71(5):530-7.

  14. Brief Report: Efficacy and Safety of Switching to a Single-Tablet Regimen of Elvitegravir/Cobicistat/Emtricitabine/Tenofovir Alafenamide in HIV-1/Hepatitis B-Coinfected Adults[J].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6 Nov 1;73(3):294-298.

  15. Margot N, Cox S, Das M, et al. Rare emergence of drug resistance in HIV-1 treatment-nave patients receiving elvitegravir/cobicistat/emtricitabine/tenofovir alafenamide for 144 weeks[J].J Clin Virol. 2018 Jun;103:37-42.

  16. Kim Yeon-Sook, Oka Shinichi, Chetchotisakd Ploenchan,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elvitegravir/cobicistat/emtricitabine/tenofovir alafenamide in Asian participants with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1 infection: A sub-analysis of phase 3 clinical trials[J]. HIV Res Clin Pract, 2019, undefined: 1-9.

  17.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艾滋病丙型肝炎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国艾滋病诊疗指南(2018年版). 中华内科杂志. 2018, 57(12): 867-883.

  (来源:网易新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抗艾长跑中的得力“助推器”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防艾 艾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