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病人”治愈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2020-09-04 来源:中国数字科技馆   关键字:防艾 伦敦病人 艾滋

“伦敦病人”治愈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原标题:“伦敦病人”治愈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艾滋病阴霾下的又一次冲破——“伦敦病人”的病情得以缓解,是否会复制“柏林病人”的治愈奇迹?

  2019年3月,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剑桥大学等多名科学家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Nature)杂志上报告世界上第二例经干细胞移植后HIV-1感染得以缓解的病例。这位HIV-1感染患者为了治疗霍奇金淋巴瘤而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该细胞供体具有CCR5基因32个碱基对(bp)纯合缺失(CCR5Δ32/Δ32)。移植后的16个月,患者停止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停药18个月后,患者体内的HIV-1病毒载量维持在检测限以下。这位“伦敦病人”病情得以缓解的振奋消息又一次引发了关于治愈艾滋病的讨论。

  2008年,患有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柏林病人”在接受骨髓供体移植手术后,其体内感染的艾滋病病毒完全消失,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位被成功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这一举世瞩目的成就成为近10年来国际各界人士所关注和试图复制的焦点。

  然而,在这10余年的探索和不断的试验路途上,“柏林病人”成功复制的实例再未曾得到。干细胞和骨髓移植并没有治愈其他少数曾接受治疗的HIV-1感染患者。虽然这些患者在没有接受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的情况下,病毒载量得以控制一段时间,但卷土重来的病毒又一次浇灭了这些患者求生的欲望。这不仅仅是对这些艾滋病患者身体和心理的伤害,更是对攻克艾滋病的工作者沉重的打击。

  对于“伦敦病人”这一实例,该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拒绝使用“治愈”一词来形容这名患者。一部分原因为该研究小组仅仅检测患者血液内的HIV-1病毒载量,未观察和检测其他组织;另一部分原因是患者观察时间较短,仅有的数据不足以说明“治愈”。倘若两年以后,患者体内的病毒未见反弹,那么他才有可能接近“治愈”的边缘并有望复制“柏林病人”成功治愈的奇迹。

  然而,“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感染的都是CCR5亲和型的HIV-1并都接受了CCR5Δ32/Δ32细胞移植。但是,寻找这样的供体实属困难。据统计,仅有1%的高加索人群中有CCR5纯合缺失的基因。此外,在“伦敦病人”的抗病毒研究中,研究人员也提到了另一例CCR5Δ32/Δ32细胞移植的艾滋病患者病例:该患者在暂停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1星期后进行了造血干细胞移植。然而,在手术后3星期内,患者体内的HIV-1迅速反弹。研究人员推测,这也许是患者体内存在HIV-1变体且能够通过CXCR4辅助受体继续感染细胞。当X4嗜性病毒(以CXCR4分子为辅助受体感染的HIV-1)出现后,将会造成患者体内免疫细胞急剧下降,免疫功能严重受损,直至造成死亡。因此,仅仅通过CCR5这一靶标治疗艾滋病仍具有一定的局限。

  在接下来的治疗过程中,“伦敦病人”能否逃离上述难题,实属令人担心。不过,我们希望此次“伦敦病人”病情的缓解正在向“治愈”迈进,突破10余年的阴霾,重新燃起艾滋病治愈领域的又一道曙光。

  文/曲喜英
  本文来自《张江科技评论》

  (来源:中国数字科技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淡蓝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转载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无特别声明,本站转载之各种内容之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我们的转载行为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伦敦病人”治愈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淡蓝公益:北京地区检测指南

查看更多 防艾 伦敦病人 艾滋 相关文章